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代寫碩士論文 > 貴州省少數民族村寨旅游扶貧問題與對策

貴州省少數民族村寨旅游扶貧問題與對策

時間:2020-02-18 16:26作者:李芬芬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貴州省少數民族村寨旅游扶貧問題與對策的文章,本文選擇的貴州少數民族村寨旅游扶貧典型案例分別為:政府主導旅游扶貧模式的惠水好花紅千戶布依寨、企業主導旅游扶貧模式的丹寨萬達小鎮以及居民主導旅游扶貧模式的朗德上寨。
  摘要
  
  貧困問題不僅僅是我國的重要難題,也是世界難題。當前我國致力于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在砥礪前行,貴州少數民族村寨是我國深度貧困地,也是我國旅游資源較為豐富的地方,實施旅游扶貧是助力貴州少數民族村寨實現脫貧工作的重要部署舉措。貴州少數民村寨旅游扶貧工作已取得一定成效,脫貧人口數量不斷增加。在肯定貴州少數民族村寨旅游扶貧成績同時,脫貧工作的弊端也開始浮現,因此貴州少數民族村寨旅游扶貧的可持續發展問題是當前需研究的重要課題。本文基于該背景,從貴州少數民族村寨旅游扶貧模式分類以及各模式評價比較入手,以望找出貴州少數民族村寨旅游扶貧各模式發展過程中存在的問題,進而對癥下藥,構建可持續發展路徑。

貴州省少數民族村寨旅游扶貧問題與對策
  
  本文首先就民族旅游、扶貧和旅游扶貧三個方面分析當前文獻研究現狀,以現有的研究成果為本文的研究基礎,找出研究貴州少數民族村寨旅游扶貧模式評價的創新視角和研究價值。根據包容性增長的益貧理論、旅游反貧困和可持續發展等理論,以及結合貴州少數民族村寨旅游資源的特殊性,構建了旅游扶貧模式評價指標體系。分析研究貴州少數民族村寨的旅游扶貧模式現狀,對旅游扶貧模式進行分類:政府主導旅游扶貧模式、企業主導旅游扶貧模式以及居民主導旅游扶貧模式,并選取貴州少數民族村寨旅游扶貧三種不同模式下的典型案例,衡量不同旅游扶貧模式評價值,通過結構方程檢驗,找出各模式發展存在的優勢和弊端,從而構建貴州少數村寨旅游扶貧模式可持續發展的有效路徑。
  
  本文選擇的貴州少數民族村寨旅游扶貧典型案例分別為:政府主導旅游扶貧模式的惠水好花紅千戶布依寨、企業主導旅游扶貧模式的丹寨萬達小鎮以及居民主導旅游扶貧模式的朗德上寨。調研小組分別前往這三個地方進行實地考察,對當地居民深度訪談并進行問卷發放,共獲得共 300 份有效問卷。通過對調查案例的研究,發現旅游扶貧模式效果最好的為企業主導旅游扶貧模式,基礎設施建設最好的為企業主導旅游扶貧模式,其次為政府主導旅游扶貧模式。經濟建設最好的是企業主導旅游扶貧模式,其次為政府主導旅游扶貧模式。社會環境建設最好的為居民主導旅游扶貧模式,其次為政府主導旅游扶貧模式,生態環境建設最好的為居民主導旅游扶貧模式,其次為政府主導旅游扶貧模式。同時也發現貴州少數民族村寨在旅游扶貧的過程中存在旅游資源開發規劃不完善、旅游統籌扶貧沒有全民聯動、生態環境破壞嚴重等問題。并討論出政府主導旅游扶貧模式、企業主導旅游扶貧模式、居民主導旅游扶貧模式的可持續發展路徑。
  
  關鍵詞:旅游扶貧;模式評價;少數民族村寨;貴州.
  
  Abstract
  
  Poverty is not only an important problem for our country, but also a problem for the world. At present, China is committed to realizing the "two hundred-year struggle goals" .Guizhou minority villages are China's deep poverty-stricken areas. It is also a village with rich tourism resources in China. The implementation of tourism poverty alleviation is an important deployment measure to help Guizhou minority villages to achieve poverty alleviation. The poverty alleviation work in Guizhou's minority private villages has achieved certain results, and the number of people out of poverty has been increasing. While affirming the poverty alleviation achievements of ethnic minority villages in Guizhou, at the same time,the disadvantages of poverty alleviation work have begun to emerge. Therefore,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f tourism poverty alleviation in minority villages in Guizhou is an important topic to be studied. Based on the background, the paper starts with the classification of tourism poverty alleviation models in Guizhou minority villages and the evaluation of poverty alleviation models of various models, in order to find out the problems existing in the development of poverty alleviation models, It is important to solve the problem and build a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path.
  
  The paper analyzes the current status of literature research on the three aspects of ethnic tourism, poverty alleviation and poverty alleviation. Based on the existing research results,the paper analyzes the innovative perspective and research value of the evaluation of tourism poverty alleviation model in Guizhou minority villages. According to the theory of inclusive growth, poverty alleviation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and the particularity of tourismresources in ethnic minority villages in Guizhou, an evaluation index system for tourism poverty alleviation model was constructed. According to the particularity of tourism development in Guizhou minority villages, the tourism poverty alleviation model is classified into: government-led tourism poverty alleviation model, enterprise-led tourism poverty alleviation model and residents-led tourism poverty alleviation model, and selects three different modes of tourism in Guizhou minority villages. The typical case of poverty alleviation, measuring the evaluation value of different tourism poverty alleviation models,through the structural equation test, find out the advantages and disadvantages of each model development, so as to construct an effective path for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f poverty alleviation mode in Guizhou minority villages.
  
  The typical examples of different modes about tourism poverty alleviation selected that the government-led tourism poverty alleviation model is the Huishui good-selling households,and enterprise-led tourism poverty alleviation model is the Danzhai Wanda town, and the residents-led tourism poverty alleviation model is DeLang Shangzhai in Guizhou minority villages. The research team went to these three places to conduct on-the-spot investigations,conducted in-depth interviews with local residents and distributed questionnaires, and obtained a total of 300 valid questionnaires. Through the research on the investigation case, it is found that the best effect of the tourism poverty alleviation model is the enterprise-led tourism poverty alleviation model. The best infrastructure construction is the enterprise-led tourism poverty alleviation model, followed by the government-led tourism poverty alleviation model. The best economic construction is the enterprise-led tourism poverty alleviation model, followed by the government-led tourism poverty alleviation model. The best social environment construction is the residents-led tourism poverty alleviation model,followed by the government-led tourism poverty alleviation model. The best ecological environment construction is the residents-led tourism poverty alleviation model, followed by the government-led tourism poverty alleviation model. It is also found that Guizhou ethnic minority villages have problems in the process of tourism poverty alleviation, such as imperfect tourism resource development planning, no national linkage, and serious ecological environment damage. It also discusses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path of the government-led tourism poverty alleviation model, enterprise-led tourism poverty alleviation model, and residents-led tourism poverty alleviation model.
  
  Keywords:   tourism poverty alleviation; model evaluation; minority village; Guizhou.
  
  1 前言
 
  
  1.1 研究的背景.
  
  1.1.1 旅游扶貧發展的時代趨勢.

  
  自改革開發以來,國民經濟穩步上升,人們日益滿足的生活需求由物質需求逐漸向精神需求靠攏,自此旅游活動盛行,旅游產業發展越發蓬勃。旅游產業是一個動態性的綜合產業,包含餐飲行業、住宿、交通等多個行業,且研究旅游涉及多學科。尤其是在旅游效應方面,研究的議題不僅僅涵括經濟影響,還涵括社會、生態、文化、政治等方面的影響。隨著旅游產業的發展,旅游扶貧逐漸進入學者們的研究視野,直到 20 世紀 90 年代旅游扶貧理論被首次提出。“貧困”一直是社會學、經濟學、管理學等學科領域經久不衰的研究命題,2000 年聯合國將2015 年設定為世界消除極端貧困的目標年份,這也成為我國在貧困斗爭中始終堅持的目標和使命。旅游扶貧正是在貧困問題根深蒂固時候被提出,在很大程度上旅游扶貧創新了反貧困理論,為解決貧困問題提供了新的路徑。旅游扶貧是國際發展局在世界發展銀行國際會議上首先提出的,并給出了旅游扶貧的初步定義:
  
  有利于貧困人口的旅游。之后通過學者們的研究又賦予了旅游扶貧一個統一的定義:依靠旅游資源開發價值,獲取經濟、社會、文化等多方面效益,實現貧困村寨脫貧致富。旅游扶貧從旅游新時期發展趨勢方面來看存在相通點和契合點,符合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時代要求。2017 年十九大報告就旅游業的發展方式也提出了進一步的指示,發展鄉村旅游業是實現鄉村振興戰略的重要方式,能以供給戰略方式解決農村問題,能營造社會發展的良好氛圍。這與旅游扶貧戰略方向在某種程度上極為吻合,前者是目的,后者是方法。
  
  旅游扶貧的時代趨勢既包括新常態經濟背景下,我國旅游產業發展模式在不斷創新,大量資產與技術涌入旅游市場,從而間接將旅游市場擴大。旅游扶貧又包括體制機制的改革,其發展是在鄉村旅游迅速發展背景之下衍生出來的,是以縮小城鄉差距、解決農村問題為主要目標的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導下的產物,其本質與解決社會發展中的供給問題相輔相成。也能在一定程度使旅游扶貧發展可持續化,并且從根本上提出體制保障。另外在產業融合發展的趨勢下,旅游扶貧給產業結構融合發展提供了機遇,旅游產業本身具有流動性和綜合性的產業特征,因此發展旅游扶貧是充分整合旅游資源、區域內相關產業以及人員配置的手段,最終會促使區域經濟穩定協調發展。
  
  1.1.2 少數民族村寨脫貧攻堅的需要.
  
  近年來,少數民族村寨旅游產業發展也不斷提交出好成績,以貴州西江千戶苗寨為例,2017 年旅游總人次達 606 萬人次,同比增長 34.2%,旅游綜合收入達到 49.91 億元,增長 46.1%。文化產業增加值占 GDP 比重達到 10.22%,排全省第二位①。這表明少數民族村寨發展旅游實現區域經濟致富,是必然的抉擇。少數民族地區風景秀美的自然環境和獨特的自然風光使得其旅游資源優于其他村寨,璀璨的少數民族風情也給貴州添上了神秘的面紗,讓外界對這片美麗的土地充滿好奇,這為少數民族村寨旅游產業開發提供了先天的優勢和條件,也是振興旅游以實現貧困村寨脫貧致富的現實依據[1]。以貴州省為例,貴州具有上千個少數民族村寨,為更好落實中央民族村寨旅游扶貧政策,貴州設立了 10 個民族村寨旅游扶貧點,建立 20 多個扶貧示范區,2017 年貴州省共有 4 個村寨入選“中國鄉村旅游創客示范基地”,為貴州少數民村寨旅游扶貧工作的展開打下堅實基礎。
  
  少數民族村寨實施旅游扶貧戰略是響應國家精準扶貧的重要措施之一,也是產業經濟發展重要模式,為了更好地發展少數民族村寨旅游扶貧戰略,貴州省先后出臺了許多該方面的政策文件。2017 年,貴州省出臺了《發展旅游業助推脫貧攻堅三年行動方案》文件,指出了發展旅游業是必然選擇,以旅游產業帶動貴州經濟發展是貴州省政府工作部署基本準則。在旅游扶貧機制中保障貧困人口受益是貴州扶貧辦指導脫貧工作的重要方針,同時也指出鄉村旅游發展是實現貴州響應國家號召的精準扶貧戰略的行動之一[2]。
  
  1.1.3 旅游助力振興鄉村的客觀要求.
  
  2017 年十九大報告中明確指出旅游產業發展是振興鄉村的重要戰略之一,是解決農村貧困問題的主要方法。旅游產業的發展是一個綜合性較強、涉及人員較廣的過程,在旅游產業的運行機制中包括了多個行業協調發展,能有效地促進經濟內增,實現區域經濟上漲。在這個背景之下,鄉村貧困者便有機遇通過旅游產業發展來實現脫貧,通過旅游產業發展來實現鄉村脫貧的根本就在于貧困者參與到旅游經濟的運行機制中來。實現脫貧的方式主要包括以下四個方面:一是旅游經濟條件下解決鄉村建設問題,旅游產業發展首先是保障旅游景區的可通達性,網絡信息的暢通性以及水電工程的便利性。由于多數貧困鄉村地處偏遠,與外界聯絡較弱,當地人多數選擇外出務工,由于地理原因導致鄉村建設滯后,使得農村問題加重,而旅游產業的發展使得這些問題有了解決的契機。二是為貧困人口直接提供就業機會,增加收入。旅游業是保障游客吃、住、行、游、購、娛多方面得到滿足的服務型產業,其發展過程需要大量的勞動力。鄉村貧困者的勞動力是旅游發展不可缺少的資源,同時也有利于解決鄉村留守和空心化問題。旅游產業發展能為鄉村脫貧提供大量就業崗位,通過對鄉村勞動力提供就業培訓,提高鄉村的綜合素質,也能反作用于旅游產業的可持續發展。三是貧困者的資產得到充分運用,獲得高額利潤。貧困者以主人翁角色直接參與旅游產業的發展是實現脫貧的主要方式,貧困者可以通過租賃房屋、土地、園林等不動資產,獲取租金或者股份,也可以在景區以創業方式參與進來,提高經濟收入,實現脫貧。四是旅游產業發展為農業發展提供契機,能夠保障種植戶的利益。鄉村旅游與農業發展密不可分,促成“旅游+農業”模式是鄉村旅游發展重要方式。旅游產業發展能有效帶動農業的發展,為農產品經營提供市場,從而促進農業發展,解決種植戶收入低的現狀。
  
  1.2 問題的提出.
  
  貴州少數民族村寨通過旅游產業發展帶動脫貧已有了一定成果,旅游經濟為解決鄉村貧困問題提供了動力。貴州少數民村寨旅游扶貧戰略部署是貴州脫貧的不二選擇,在這時代背景之下,對貴州少數民族村寨旅游扶貧模式的探討,以及扶貧模式的評價問題成為了重要議題。因此,本文研究關注的問題包括:一是貴州少數民族村寨旅游扶貧模式有哪些?該如何分類?二是如何構建貴州少數民族村寨旅游扶貧模式評價體系,具體的指標有哪些?三是通過分析貴州經典案例,探索貴州少數民族村寨旅游產業助力扶貧路徑的開展存在哪些主要問題,現有的成功經驗有哪些?四是基于案例分析提出解決扶貧問題的建議對策。
  
  【由于本篇文章為碩士論文,如需全文請點擊底部下載全文鏈接】
 
  
  1.3 研究的現狀

  1.3.1 民族旅游相關研究
  1.3.2 扶貧的研究
  1.3.3 旅游扶貧相關研究
  1.3.4 研究的評述
  
  1.4 研究的意義
  1.4.1 理論意義
  1.4.2 實踐意義
  
  1.5 研究的方法
  1.5.1 比較分析法
  1.5.2 文獻計量法
  1.5.3 問卷調查法
  
  1.6 研究的思路
  1.7 研究的創新
  1.8 本章小結
  
  2 概念界定與理論分析框架
  
  2.1 概念界定
  
  2.2 理論基礎

  2.2.1 包容性增長的益貧理論
  2.2.2 旅游反貧困的理論體系
  2.2.3 可持續發展的理論指導
  
  2.3 分析框架
  2.3.1 民族村寨旅游發展類型
  2.3.2 旅游扶貧模式一般分類
  2.3.3 旅游扶貧模式評價研究
  
  2.4 本章小結
  
  3 貴州少數民族村寨旅游扶貧的主要模式

  
  3.1 政府主導旅游扶貧模式
  3.2 企業主導旅游扶貧模式
  3.3 居民主導旅游扶貧模式
  3.4 本章小結
  
  4 貴州少數民族村寨旅游扶貧模式的評價調查
  
  4.1 旅游扶貧模式評價指標體系構建與評價方法

  4.1.1 指標體系構建原則
  4.1.2 貴州少數民族村寨旅游扶貧模式評價指標選擇
  4.1.3 貴州少數民族村寨旅游扶貧模式評價指標建立
  
  4.2 評價指標權重的確定
  4.2.1 權重方法
  4.2.2 指標權值的確定
  4.2.3 旅游扶貧模式評價等級
  
  4.3 扶貧模式績效的調查
  4.3.1 調查目的地的簡介
  4.3.2 數據的獲取與分析
  4.3.3 結構方程模型檢驗
  
  4.4 研究發現
  4.5 本章小結

  5 結論.

  通過主導性為原則對貴州少數民族村寨旅游扶貧模式進行分類,將貴州少數民族村寨旅游扶貧模式分為三類:政府主導、企業主導以及居民主導旅游扶貧模式,構建旅游扶貧模式評價指標體系,選擇,好花紅千戶布依寨、丹寨萬達小鎮以及朗德上寨分別作為上述分類的典型旅游扶貧案例地。對這三個少數民族村寨進行旅游扶貧模式評價,發現旅游扶貧模式最好的為企業主導的旅游扶貧模式,其次是政府主導的旅游扶貧模式。最差的為居民主導的旅游扶貧模式。企業主導的旅游扶貧模式中建設最好的基礎設施建設,其次為經濟建設,這兩個指標建設也是直接導致企業主導旅游扶貧模式評價最高的因素。同時也是導致居民主導旅游扶貧模式評價最差的主要原因。社會環境建設在三種模式中評價值都較高,也就是說少數民族村寨旅游扶貧過程中,社會氛圍和較為和諧。然而生態環境建設除了居民主導的旅游扶貧模式較好之外,其他兩種模式的生態環境建設評價都較差。根據對三種主導模式實地調查、計算其評價值和結構方程檢驗,發現少數民族村寨在旅游扶貧過程中存在以下三個方面的不足:

  1.旅游資源開發規劃不完善,旅游體驗效果差.

  根據第四章指標評價值以及方程檢驗,發現貴州少數民族旅游扶貧發展過程中在旅游資源布局和吸引能力方面相較其他指標偏低,尤其是政府主導模式評價值最差。當前貴州少數民族村寨旅游模式開發十分單一,且旅游產品創新性較弱,缺乏新意。挖掘旅游資源方法效率較差,參與人數較少。貴州少數民族村寨旅游開發主要依靠主體為政府和企業,居民參與性低,易養成村寨對政府的依賴性,形成企業獨建獨享局面,更有甚者造成區域旅游景區景點的“一夜突起”,未實現區域化扶貧的同質同步,也就是說旅游發展富了核心景區居民,而對于非核心景區居民,旅游經濟效益未能實現同步覆蓋,出現旅游扶貧作用的不公平現象。再加上企業的逐利性,使得這種不公平現象更加突出。另外從社會環境建設中對文化保護情況來看,除了居民主導模式,其他模式評價值均較低,表明貴州少數民族村寨在文化保護力度不夠,尤其是企業主導模式,以丹寨萬達小鎮為例,盡管該村寨引進了多樣的少數民族文化,但隨著市場開放,經濟效益不明顯,該項目正逐漸被擱淺。且優質的民族旅游商品難辨真偽,導致消費者旅游體驗效果較差,企業為追求最大經濟利潤,市場往往會規避哪些手工藝復雜,價格高昂的民族特色商品,這就對文化保護產生較大沖擊。

  2.旅游統籌扶貧沒有全民聯動,利益分配不合理.

  通過對三種模式的經濟建設評價過程中,發現貴州少數民族村寨在旅游扶貧開發過程中存在明顯利益分配不合理問題。企業主導模式下無論從是年接待量還是旅游收入都能反映出企業經濟建設顯著,但是就居民參與比例來看,明顯低于其他兩種模式,全民參與性較弱,需積極發動貧困者的參與進來,共享旅游扶貧成果,才能促進生態化脫貧。另外從社會環境建設指標中,也可看出貴州少數民族村寨旅游“造血”是扶貧情況較差,例如與外界交流和教育水品以及旅游對生活影響等指標較低。近年來,貴州少數民族村寨在旅游統籌扶貧方面,開展了村寨旅游建設、特色產業發展、民族文化創新、景區帶動就業、互聯網助推經濟增長、產業融合發展等一系列舉措。然而,就貴州少數民族村寨旅游統籌全民聯動性扶貧而言,仍有未形成聯動參與的情況:一是在受教育程度低的弱勢群體參與方面,社區內有大量弱勢群體依然保留著小農經濟意識,對旅游發展的認識不清晰,弱勢群體參與度低;二是在保障企業投資者利益方面,旅游景區中仍存在大量亂涂亂畫破壞旅游公共設施的現象,游客整體的旅游公德意識未形成,游客參與度低;三是在調動旅游社區居民參與旅游建設積極性方面,基層干部的安撫工作和動員工作仍不夠到位,社區居民團體意識未形成,社區居民參與度較低。

  3.生態環境破壞嚴重,治理力度不夠.

  從生態建設評價來看,居民主導的旅游扶貧開發模式生態環境維持較好,但是政府主導和企業主導模式生態環境情況需加強治理,尤其是企業主導模式下,大氣污染、水污染、土壤與植被破壞、生物多樣性破壞、噪音污染等方面都損害十分嚴重。當前,在貴州少數民族村寨旅游的發展過程中,打造優質生態環境方面尚未遵循市場規律、急于求成,使得優質環境打造存在不足,就生態環境方面,企業不顧實際情況和資源承載力,急功近利地進行掠奪式旅游開發,重走了先治理后污染的老路,破壞了地方生態環境。旅游扶貧既是經濟增收,也對貧困村寨環境治理作用很大。貴州少數民族村寨在旅游治理扶貧的急功近利問題更多體現在“急”字上,即直接越過實地調研、合理細致的定位、科學決策,便開始著手于粗放式的旅游開發建設,這不僅違背了市場發展規律,還與發展品質、優質旅游背道而馳。為追求高效的扶貧成績,以破壞環境為代價,是不利于旅游扶貧發展的。

  參考文獻.

聯系我們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