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教育教學論文 > 積極心理學指導下大學生心理普查現狀與提升

積極心理學指導下大學生心理普查現狀與提升

時間:2020-08-26 09:41作者:邱亞飛 魏榮霞 邱吟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積極心理學指導下大學生心理普查現狀與提升的文章,隨著教育部、省教育部門對大學生心理健康工作重視程度地不斷加強,高校心理健康教育工作不斷規范與深化,針對入學新生開展心理健康普查已成為大學生心理危機預防的重要一環。

  摘    要: 面對現行心理普查的問題與困境,文章在積極心理學理念指引下從心理普查的目的、施測問卷、施測方式等方面進行調整,旨在探索出一條既能達到危機預防目的又能促進大部分學生發展目的的新路徑。

  關鍵詞: 心理普查; 積極心理學; 健康中國;

  Abstract: In the face of the problems and difficulties of the current psychological survey, this paper adjusts the purpose of psychological survey, the questionnaire and the way of psychological survey under the guidance of positive psychology. The aim is to explore a new way which can not only achieve the goal of crisis prevention but also promote the development of most students.

  Keyword: psychological survey; positive psychology; healthy China;

  隨著教育部、省教育部門對大學生心理健康工作重視程度地不斷加強,高校心理健康教育工作不斷規范與深化,針對入學新生開展心理健康普查已成為大學生心理危機預防的重要一環。從各地各校的重視程度可以看出大學生心理健康普查是一項重要而有意義的工作。但是現行的心理普查工作中篩查問題為導向的特點使學生敷衍完成測試,很難有效達到篩查危機學生的目的。2019年7月15日,我國出臺《健康中國行動(2019-2030年)》文件,文中指出心理健康是健康中國的重要工作內容,要促進以治病為中心向以健康為中心轉變,提高人民健康水平。那么心理普查工作是否也可以采用這種積極思路完成呢?我校在此積極思路指引下對心理健康普查工作進行了有益探索。

  一、大學生心理健康普查現狀

  2005年《教育部衛生部共青團中央關于進一步加強和改進大學生心理健康教育的意見》要求:“高校要認真開展大學生心理健康狀況摸排工作,積極做好心理危機傾向高危人群的預防和干預工作,要特別注意防止因嚴重心理障礙引發自殺或傷害他人事件發生,做到心理危機傾向及早發現、及時預防、有效干預。”以此為標志,各高校全面展開了心理普查的工作,到現在普查工作已開展有十幾年的時間,也逐漸形成了“測試-篩選-訪談-關注”的工作流程?雌饋泶隧椆ぷ饕严喈敵墒旆定,心理普查是危機干預工作的重要一環也已經成為高校心理健康工作人員的共識,但是此項工作中存在的一些問題與困境也需要我們思考解決。

  (一)過于強調篩查問題的導向

  湖北省大部分高校會選擇在新生入學的半年內完成大學生心理健康普查,其主要目的是篩查存在心理障礙、心理危機的學生,及時進行干預以免造成惡果。在生命面前再怎么強調危機工作都不為過。心理普查歷經“準備-測試-訪談-反饋”過程,歷時兩三個月,涉及部門眾多,耗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而且心理健康普查涉及所有入學新生,如果測試目的只是篩查并只關注心理障礙學生,不禁讓人思考此項工作是否“大材小用”了。
 

積極心理學指導下大學生心理普查現狀與提升
 

  (二)心理普查的目的難以實現

  心理普查的篩查問題的導向使得很多高校不知該如何跟學生介紹測試的目的,部分高校干脆就不做測試宣傳,直接通過“學工處-輔導員-學生”的流程通知學生時間地點,讓學生去完成任務。心理測試通知到學生時已經成了必須完成的政治任務。這樣的工作流程最初幾年學生配合度尚可,但是每年做完測試沒有結果反饋,緊接著就會約談部分學生。學生已經心知肚明這個測試是篩查“問題學生”的。部分學生擔心自己被貼上“心理障礙”“心理有問題”的標簽從而被孤立就故意選擇社會贊許性高的選項或提供虛假的信息;部分學生完全不在意這個測試甚至抵觸這個測試,隨便勾劃選項交差,甚至找同學代完成測試。這樣一來,學生的測驗結果是失準的,高校也無法達到篩查危機學生的目的。筆者在一項針對湖北省高校心理普查工作調查中也顯示,雖然幾乎所有高校都認為心理普查是危機預防的重要一環,但是實際上能篩查出來的危機學生是少數。當然造成這一結果有多方面的原因,但是學生的被動、合作性差是篩查率低的一個重要原因。有學者也認為被試不配合角度是造成我們無法有效篩查危機學生的重要原因[1]。

 。ㄈy試結果反饋少,利用率低

  心理測試的篩查目的和心理測試結果的保密性,使大部分高校將注意力放在篩查出的“問題”學生上。在紙筆測試環境下有的高校在時隔兩三個月后會給每個學生發放一個信封反饋測試結果,在現在更普遍的網絡電腦測試環境下,很少有高校會給測試結果“正常”的學生反饋結果。這樣一方面忽視了學生的一般心理問題和發展性心理問題,另一方面在約談“問題”學生的時候,增加了這些學生的抵觸心理,因此失去了心理測試的真正意義。

  所有心理健康教育工作者都知道:心理健康不是簡單的非黑即白的,多是灰色的,且持續不斷變化的。如果采用心理健康問卷篩查危機學生很可能存在測試時屬于“心理障礙”訪談時卻已經“心理正常”了。而現在高校心理普查中選用頻率最高的問卷:SCL-90、UPI都屬于心理健康問卷[2]。這些問卷客觀上來說僅能反映學生大約一周到一個月的心理健康狀況。這樣看來耗時耗力的心理普查結果利用率偏低。另外《健康中國行動》《青少年心理健康促進》等文件也指出要建立健全心理健康檔案系統,多數高校的心理健康檔案系統是以該次測試結果為主存檔的,在學生后續求學生涯中如果存在心理危機情況就繼續增加檔案內容,否則該檔案就會束之高閣。

  二、積極心理學帶來的啟示

  積極心理學首倡者為心理學家馬丁·塞利格曼,他認為傳統心理學太過強調心理問題與障礙傾向,我們應該關注與發揮人的優勢與潛力。1998年塞利格曼提出積極心理學關注的三大領域為積極的主觀體驗、積極的人格品質與積極的社會組織[3]。自此越來越多的心理學家加入此研究領域,逐漸形成了一場積極心理學運動。近年來積極心理學家埃德·迪納指出積極心理學應該拓展研究范圍,動機、興趣、能力等都應該成為積極心理學的研究范圍[4],F在積極心理學的研究精彩紛呈,給我們的心理普查工作也帶來了諸多啟示[5]。

  1.積極心理學強調人的優勢和價值,提倡心理學的功能不僅是修補治病更應該積極建設。其研究對象不能僅是“有問題的人”,更應該是正常的健康的普通人。積極心理學重視對心理問題的預防,它認為應該發現發揚個體的優勢和潛力而不只是找出并矯正個體的短處與缺陷,發掘個體內部系統的興趣、能力和品質才能有更好的效果。這與我們的高等教育以及健康中國的理念非常契合。中國的教育目的就是要以學生為中心,培養全面發展的人;《健康中國行動》的宗旨不僅是治療疾病更是要提升國民健康素質,具體到心理健康方面就是提升心理健康素質。心理普查工作是心理健康工作的一部分,也應該在積極心理學理念下開展,著眼于全體大學生的發展,而不僅僅是少數“有問題的”大學生的篩查。心理普查不應僅是篩查問題的工具,更應是發掘學生個體優勢與潛力的活動。

  2.學校心理健康教育應該聚焦于發展積極人格品質和積極情緒體驗。我們的積極和消極情緒體驗不是此消彼長的關系,不是我們消滅或減少了個體的消極情緒體驗,個體的積極情緒體驗就自然增多了。相反,積極情緒體驗是需要發現和培育的(積極情緒的力量)。積極的人格特質也是如此。而逐漸充實的積極情緒體驗和人格特質是個體面對困難挫折、心理危機等的重要資源,是預防心理問題發生的重要心理復原力量。因此學校教育中不僅要針對問題預防危機更要培育學生的各項積極品質提高學生化解危機的能力,這才是危機預防的根本之道。

  3.積極心理學強調主動參與對個體的建設性作用。積極情緒里的福流是通過個體高度投入產生的,個體的樂觀的品質也是靠個體的掌控感來實現的,由此我們可以看出不管是積極的主觀體驗還是積極品質都需要個體的主動參與與投入。有研究表明:人們對主動參與的活動,更能夠堅持、更有創造力、更能遵守承諾和自我約束。傳統的心理普查工作可以說是傳統心理健康工作“問題化導向”的一個極端體現,不跟學生介紹測試目的,不給學生反饋測試結果,學生只是被動完成測試,這樣的測試結果很難保證其準確性。而積極心理學理念下的心理普查工作應該調動學生的主動性與掌控感,引導學生主動參與、主動完成。這樣既尊重了學生作為“人”的主體性,又在更大程度上提高了測試結果的準確度。

  4.積極的社會組織是建構個體積極品格的重要支持力量,也是個體不斷產生積極體驗的直接來源。學生身在學校,學校就是其重要的社會組織。學校應該構建積極的環境為學生的品格發展、情緒體驗提供有力的支持。具體到心理普查工作中,可以把普查工作融入到心理健康工作之中來完成。普查前期做好宣傳教育工作使得學生了解測試的目的與意義,能夠主動積極配合的完成測試;后期可以由學生自行查看自己的測試結果并決定自己是否利用學校的心理健康資源,此外還可以配合心理健康教育中的各種活動,引導學生發現和培育自己的積極品質,培養學生擁有感受快樂的能力。

  三、積極心理學指導下心理普查的工作思路與實踐探索

 。ㄒ唬┢詹槟繕俗兿麡O傾向的篩查問題為積極導向的學生自我了解

  積極心理學提倡以積極的角度看待每一個個體,發展積極體驗與特質是預防心理問題發生的重要心理復原力量。這啟示我們心理普查可以利用心理測試這一載體測試心理危機學生之外還可以引導學生認識自我,發展自我的優勢與潛力。

  馬建青也曾指出危機預防不應該是心理普查的主要目的,心理普查應該持積極導向為全體大學生服務[6]。幫助大學生了解自己的情緒、行為方式、個性特點、心理健康狀況等,促進大學生自我認識、潛能開發、個性發展。郭蘭教授認為心理測試與心理咨詢等教育形式不同,它能夠吸引大學生主動參與其中,認識自己[7]。大學生在參加測試之后可能會主動學習心理健康知識,并為完善自己而走近心理咨詢,獲得專業的指導和幫助。因此利用心理測試開展心理普查是一次非常好的心理健康教育的機會,不僅是對心理障礙的大學生更是對全體大學生。

  (二)施測問卷改心理健康問卷為心理健康問卷與人格特點問卷聯合使用

  在心理普查是為全體大學生服務、幫助大學生了解自己的思路指引下,我們的測試問卷初步改為心理健康問卷(SCL-90)和人格特征問卷(16PF)。這樣的測試問卷設置是為了讓學生了解自己的性格特征和心理狀況,以便學生在大學生活中更好地發揮自己的潛力和性格優勢。

 。ㄈ┦y方式變學生被動參與為學生主動了解后參與

  在積極人性觀的指引下,我們每年的心理普查都設置成一個主題心理健康活動,如“了解自己,助力成長”“走近真我,探秘幸福”。主題活動中會通過條幅、書簽、網文推送等多種形式做宣傳,讓學生直接了解到該活動。主題活動形式降低了學生對心理普查工作的抵觸防御,也吸引了學生的興趣,使學生愿意主動了解主動參與。完成測試的方式不再強制學生到計算機機房完成,改為學生在手機端自行完成;測試完成后學生可以馬上查看自己的測試結果,這也增加了學生的掌控感、自主感,契合了積極心理學的人性觀。

  四、工作成效與改進方向

 。ㄒ唬┪倚5男睦砥詹楣ぷ鬟M行了上述創新性探索后,取得了一些成效

  1. 學生測試主動性提高,測試的準確度提高

  經過活動的前期宣傳,學生對心理測試活動有了充分認識,他們認為這是了解自己的有趣活動。這與以前的沒有事前宣傳、輔導員通知學生規定時間地點完成測試相比,學生在測試中的主動性大大提升。未完成測試人數方面:第一年測試時未完成測試人數比輔導員強制下略有增多;第二年以班會形式舉辦活動時,加上網絡卡頓等客觀原因沒有完成測試的人數與往年強制完成時持平;預估今后網絡通暢情況下,未測人數將會持續降低。找人代替完成測試的情況由強制完成時的每班一兩個人的情況變為現在幾乎沒有替代完成的情況?焖俨蛔x題完成測試的情況也大幅下降。這些細節的變化透露出學生不再敷衍應付測試問卷,而是認真完成了。這使測試結果更接近學生真實的情況,使測試結果更真實可信。

  2. 制約了主試的非專業性

  改變后的測試采用手機端完成,這樣不僅省去了集中學生測試的時間和場地成本,最重要的不需要非專業老師作為主試實施測試,可以減少因主試解釋不清楚引起的學生測試偏差。

  3. 主動預約心理咨詢的學生增加

  心理測試活動前期宣傳中多次強調每個個體都是積極的有巨大潛力的,每個人都可以從積極角度發展自己,這不等于無視自己的問題與缺點,遇到問題求助心理咨詢也是值得提倡的行為。在這樣的宣傳與氛圍下,學生更加關注自己的內心成長,咨詢學生數量呈明顯增加態勢。

 。ǘ┠壳耙陨鲜龈母镄苑绞酵瓿尚睦砥詹樯刑幱谔剿麟A段,還有諸多細節值得進一步討論和完善

  1. 持續加強積極心理學宣傳教育。

  我,F行的工作探索中前期的宣傳教育比較密集,后期的服務主要體現在提供心理咨詢服務方面。積極教育與積極品格培養是一個長期的過程,后期的宣傳教育仍然不可放松。

  2. 心理健康結果到底是否反饋給學生也值得進一步思考。

  有老師反饋說,學生認為這是個好玩的活動,做完測試后會交流結果。沒問題的學生會大方地拿出自己的結果告訴對方;自己覺得沒問題但是結果顯示有問題的學生也會玩笑中告知同學自己的測試結果;但是自己有點疑慮又正好測出心理健康有問題的學生這時候很尷尬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同學。從學生自我了解的角度可以讓學生看到測試結果,但是學生相互交流時公開的結果確實會引發部分學生尷尬,這是否會引起個體心理波動,仍值得繼續探討。

  3. 施測問卷的選擇。

  人格問卷完好地實現了學生了解自我的目標與需求,但是心理危機的篩查還是采用了心理健康問卷,但是在實際工作中我們觀察到危機與潛在危機的學生多數的家庭支持系統薄弱,家庭環境量表可以大概率反映學生的潛在心理危機因子,結合學生現在的心理健康狀況,可以有效篩查出危機學生。但是如果采用三個問卷的話,題目量太多,給學生造成較大負擔,也會造成他們疲于應付的情況,同樣會影響測試的準確率。人格問卷換做大五人格問卷題目量會少一些,但是目前國內大五人格問卷沒有詳細的結果解讀,無法給學生詳盡的指導。有的學校采用分階段的方式施測,第一階段測出疑似危機學生,再通知該類學生完成其他問卷。但是我們建議采用的問卷不具有這樣的層次關系。因此在問卷的采用上值得同行們進一步思考與討論。

  參考文獻

  [1] 蔡寶鴻,羅云星,桂莉娜.廣東省高校新生心理健康普查模式研究[J].教育導刊,2011(10):32-35.
  [2] 曾偉楠.SCL-90的因素結構:傳統因素模型與雙因素模型[J].中國衛生統計,2016,33(05):742-745.
  [3] 彼得森.積極心理學[M].群言出版社,2006.
  [4] 彭凱平.吾心可鑒:澎湃的福流[M].清華大學出版社,2016.
  [5] 席居哲.積極心理學在我國學校教育中的實踐[J].華東師范大學學報(教育科學版),2019,37(06):149-159.
  [6] 馬建青,王東莉.大學生心理健康普查和建檔工作的理性思考[J].應用心理學,2009,15(01):78-83.
  [7] 郭蘭,鄧芳.心理測評:開放式心理健康教育的一種手段[J].思想理論教育導刊,2004(10):62-63+74.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