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社會哲學論文 > 價值關系的實踐本質及其生存論意義

價值關系的實踐本質及其生存論意義

時間:2020-08-10 10:07作者:朱榮英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價值關系的實踐本質及其生存論意義的文章,價值關系的實踐存在、生存本體問題,具體說來,就是價值關系究竟由什么來決定、究竟取決于什么、怎樣選擇及如何得以實現的問題,這是學界同仁們長期爭論最激烈、分歧最多的根本性問題之一。

  摘    要: 價值作為一種實踐性事實,是在實踐活動中生成并得以發展的一種對象性存在。價值關系雖負載于客體卻灌注著人的主觀目的,是“主觀見之客觀”的現實性的實踐關系。價值不是“實體之有”“屬性之有”,而是“關系之有”,不能將之歸并到主觀世界里或客體屬性上做直觀的理解。相反,應將之歸屬于人的生存關系并進行實踐把握。舊唯物主義和唯心主義者因不能理解實踐活動對“人的解放”的根本意義,故而遮蔽了價值關系的生存本質和人學意涵,不懂得從社會生活的內在本原處敞開人之為人的生存命義。

  關鍵詞: 價值關系; 實踐基礎; 生存論意蘊;

  Abstract: Value,as a practical fact,is an objective existence generated and developed in practical activities. Although the value relationship is loaded on the object,it infuses the subjective purpose of human beings.It is a practical relationship of " objective subjective opinions". Value is not " the existence of entities" or " the existence of attributes",but " the existence of relationships",which can not be merged into the subjective world or object attributes for intuitive understanding. On the contrary,it should be attributed to human survival relationship and grasped in practice. Old materialism and idealists could not understand the fundamental meaning of practical activities to " human emancipation",so they concealed the existence essence and humanistic meaning of value relationship,and did not understand the meaning of human being's existence from the inherent source of social life.

  Keyword: value relationship; practical basis; existential significance;

  價值關系的實踐存在、生存本體問題,具體說來,就是價值關系究竟由什么來決定、究竟取決于什么、怎樣選擇及如何得以實現的問題,這是學界同仁們長期爭論最激烈、分歧最多的根本性問題之一。今天該問題再度集聚眾人目光,糾結之處仍然是價值關系究竟是“實體之有”“屬性之有”抑或是“關系之有”,作為在實踐活動中產生的對象性存在,價值關系能否及如何歸屬于實踐的問題。本文從價值關系的社會生成、把握方式、物化特征、內在根源、歷史選擇等方面入手,闡明價值關系的實踐本質及其生存論意義,并以此求解于學界同仁。

  一、價值關系的實踐生成

  從生成基礎上看,價值本身就是一種實踐性事實或在實踐中所生成的一種對象性存在,價值關系就是一種實踐性關系或在實踐活動中產生并由實踐規定的一種現實性的關系。實踐是價值關系的當然確定者,是價值關系形成的基礎、中介與紐帶,也是價值事實、價值觀念、價值評價、價值選擇的內在基礎和實現途徑。價值不是實體,也不是實體身上的某種屬性,價值說到底是一種現實性的關系(而非抽象性的關系)———實踐關系。當然,并非所有的關系都是價值關系,那種撇開人的物質性的實踐活動自然生成的自然關系,以及在人的實踐活動之前或之外而產生的抽象性的主客關系,不能算是一種真正意義上的價值關系。在列寧看來,一切真理關系和價值關系均應歸屬于實踐,應該由實踐來決定或確定,因為我們“必須把人的全部實踐———作為真理的標準,也作為事物同人所需要它的那一點的聯系的實際確定者———包括到事物的完整的‘定義’中去”[1]。

  價值不是純粹主觀的,不是僅僅隸屬于主體及其需要,換言之,有否及有何價值并非完全取決于主體及其需要,價值關系上的“主體說”抑或“需要說”均屬片面規定;同理,價值也不是純粹客觀的,客觀的事物及其屬性并不能成為價值關系的單一決定者,唯客體主義的、實體主義的研究方式(“實體論”抑或“屬性說”)同樣是片面的。從本質上看,價值是在實踐中產生的、對人的生存具有積極意義的一種關系,它反映了客體和主體之間通過雙向對象化活動所達到的意義滿足與被滿足的一種生存關系。價值關系既包括主客之間的意義關系又包括主體之間的意義關系,是實踐活動中所生成的、人與世界關系中的那些對人的生存發展具有積極意義的“各方面關系的總和”[2]。在實踐活動中,客體及其屬性與主體(個人、集體或類)的內在尺度相接近、相契合、相一致,可以生成“物為人而在”的價值關系,一主體及其特性與另外的主體的內在尺度相接近、相契合、相一致,同樣可以生成“人為人而在”“社會為人而在”“人為人自身而在”的價值關系。手段價值關系、目的價值關系統一于人的實踐活動,包括了物態價值關系(物質價值)、意態價值關系(精神價值)、神態價值關系(西方哲學所主張的神學價值)、情態價值關系(非理性的價值)、幻態價值關系(虛擬世界中的價值)等各種價值關系。人們不是平白無故地從事改造世界的實踐活動的,它總是基于人生存發展的特定需要,在特定利益的驅使下去改造世界并使之從自在的事實走向為我的價值,使世界為人而生存、為人而發展,在實踐活動中所形成的客體滿足主體生存發展需要的這種積極的意義關系就是價值關系。這種關系存在于主客體雙向對象化的活動中,處在兩者之間并隨之變化而變化,既不能離開主體的需要,也不能離開客體的屬性,是二者的內在結合,而實踐恰恰是“主觀見之于客觀的活動”,是客體滿足人特定需要的那一點的實際確定者。
 

價值關系的實踐本質及其生存論意義
 

  二、價值關系的實踐理解

  顯然,價值是屬人世界的一部分,它的存在及發展,與主體及其特性具有內在關聯,價值是專門指向主體的生存與發展需要的,價值關系本質上就是人的實踐生存關系的集中體現。價值關系映現的是一種“見人又見物”的關系,若不以“現實的人及其生存需要”作為出發點的關系,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價值關系。如果與人、與人的需要、與人的實踐不發生任何關系,無論如何構不成現實性的價值關系。但,不能因價值關系中蘊含著特定的主觀內容,就把它歸結為純主觀的關系或觀念中的關系。的確,價值關系中包括主觀的成分和精神的要素,甚至包括意態、情態、幻態的東西,但這些東西是不能單獨存在并起作用的,它唯有納入實踐活動中并通過實踐活動才能存在并起作用。所以,不能將全部的價值關系歸并到主觀世界中并作純主觀的理解,相反,而應歸屬于人的實踐關系中并進行實踐性的把握。

  同樣,價值的存在和情形,與客體(自然、社會及精神)及其屬性也內在關聯,價值概念映現的就是客體滿足主體需要的積極意義關系?腕w及其屬性是價值的物質承擔者或載體,若離開了它,人什么也不能創造,就難以結成價值關系。但,哲學上所說的價值關系,囊括了人與世界關系中有利于人生存發展需要的各個方面的內容,不能簡單地將之歸結為經濟學上的“使用價值”的關系,價值關系反映的也不僅僅是“物對人的有用性”,此外,還有人對人的有用性、人對自身的有用性。這些有用性(或效用性)說到底是實踐創造的,是人的實踐活動賦予客體的,而非客觀事物本身所固有的。自在世界(自然、社會及人本身)是向著人生成的,在馬克思看來,那種不與人的實踐活動發生任何關系的、純然外在于人的東西,是“無”。馬克思這里所說的“無”,“不是不存在,不是真的沒有,而是對人來說沒有意義,沒有價值”[3]。因為價值及價值關系的生成史,即整個世界與人達成價值關系的物化過程,實際上就是人憑借自己的實踐活動而誕生的過程。這里注意反對兩種錯誤觀點:一種“把價值當做是既與主體無關也與對象無關的超現實的絕對性存在”[4]204,認為有否和有何價值,既不取決于主體及其需要,也不取決于客體及其屬性,而是取決于超越主客體之上的某種精神實體,價值關系完全是由黑格爾的絕對精神賦予我們的,它完全依賴于估價者的絕對心靈而存在,這導致了價值論上的客觀唯心主義路線。另一種把價值看成是與人、與主體、與實踐無關的一種客觀存在,價值是客體身上的一種固有屬性,這種觀點不能回答同一事物、同一對象何以會對不同主體有不同的價值這一難題。這種觀點認為,有沒有及有何價值關系,這與人對它如何認識、感知和評價無關,它純然外在于人和人的實踐,是物自身所固有的自然特質和關系。價值論上的“實體說”“屬性說”,實質上是傳統認知主義的一種產物,它通向了價值觀上的形而上學和機械論。在馬克思看來,這是一種“唯客體主義”的把握方式,實質上是“對對象、現實、感性,只是從客體的或者直觀的形式去理解,而不是把它們當作人的感性活動,當做實踐去理解,不是從主體方面去理解”[5]137。沒有從實踐及其效果上去理解,而是離開人的實踐而談價值關系的生成,必然會退行到舊唯物主義價值論中去,根本不了解實踐活動對于人的生存發展的重要意義。

  三、價值關系的物化特征

  在馬克思主義實踐價值論看來,價值作為客體及其屬性對人、主體需要的意義滿足關系,不是實體范疇或屬性范疇,而是一種在實踐中生成又受實踐檢驗的關系范疇。這種關系范疇反映的是作為客體的屬性、功能和發展趨向與人、與主體需要的不斷接近、一致的情況。這表明,價值從本質上反映的不僅僅是物對人的有用性或物為人而在的特點,而且也反映了社會為人而在、人為自身而在的情形,價值關系既有體現于人與自然之間的物質利益關系的經濟價值(或自然價值),也有體現于人與人之間社會關系的人倫價值(倫理關系、法律關系、道德關系和政治關系等),還有體現于人們之間因情感共鳴而產生的欣賞被欣賞、愛慕被愛慕的審美關系、戀情關系等。正如馬克思所說,“人對自身的關系只有通過他對他人的關系,才能成為對他說來是對象性的、現實的關系”[5]59。但是,在人的實踐活動中所生成的這些價值關系,由于皆以物質為載體并通過“物對人的有用性關系”來表現,因而價值關系常常被窄化為、被誤認為一種單一的物質關系,實際上這是對馬克思實踐價值關系的嚴重誤解。質言之,價值關系具有物化特征和實踐意涵,它“需要以被賦予關系意義的‘物’為載體”[6],因而價值關系就是負載于客體的一種社會關系即實踐關系。

  價值關系雖會因人而異、因主體的不同需要而改變,卻并不表明價值關系會因人的情感意愿的不同而轉移,也就是說,價值不是主觀性存在而是一種關系性存在,一物對人有沒有、有什么及有多大價值都完全取決于對象的性質、功能、發展趨向與主體需要達成一致的情況,取決于它在何種意義上、以何種方式及在什么程度上對主體需要的滿足關系,而不依賴于主體的個人意愿或者情感。價值關系在某種意義上可以說是一種“關系之有”,人不能無中生有,主觀的意愿和情感會對人們的價值認識和價值評價產生一定影響,但這種主觀評價本身不能生成和創造價值。價值絕不是離開人、與人毫無關聯的純粹外在的“實體之有”,而是指客體及其屬性在人的對象性的實踐活動中,物趨近于人、物滿足于人的情況,價值體現了某種主體性,它是屬人的、指向于人的,的確因主體的需要而轉移,但“主體不等于主觀,人并不是一堆精神”[4]205,而指的是外在世界不斷趨向于人、不斷向人生成的實踐生存關系。

  以此可知,價值是一種特殊性的實踐事實,它是在實踐基礎上生成的物滿足人的需要的這樣一種存在論關系,它描述的不是對任何人都有效的事實,而是與相應的實踐主體有效的事實。在人的實踐活動中,事實與價值不是毫無關聯的,而是內在蘊含、相互作用、相互過渡的,純粹外在于人的客觀事實,通過人的實踐改造就會變為屬人的價值世界。馬克思認為,在實踐上,人把整個自然界“作為人的生命活動的對象”“變成人的無機的身體”[5]55。人的每一次創造與發明,人們生產的每一種產品以及人的各種各樣的活動方式本身,都是自在世界向價值世界不斷生成和轉化的結果。人在實踐活動中創造各種各樣的價值,事物與人的內在需要的關聯方式是多樣的,價值的具體存在形式也是多種的,多種多樣的價值有其共同的本質,那就是客體滿足主體需要的意義接近關系。“民生在勤,勤則不匱”,一切有價值的東西都是勞動創造的,在人的對象性的實踐活動中,客體服務于人、滿足于人的情形,遍及人的生活的一切領域。一句話,實踐是價值關系的存在本體,與價值關系生成和發展相始終?腕w及其屬性只是價值關系的一方承擔者,主體及其需要則是另一方承擔者,二者內在地存在、發展于實踐關系之中,并隨二者“關系項”的變化而變化,缺少實踐這種紐帶和交織點,價值關系就不能存在?腕w及其屬性的多樣性、主體及其需要的豐富性,成就了價值的多維性、多層次性,但實質上只有在人的對象性的實踐活動中,真實的、與人的實踐發生各種關聯的客觀事物才轉化為人的價值對象,才形成真正意義上的主客體之間的價值關系。

  四、價值觀念的實踐根源

  價值意識是現時的價值關系及其運動在變化人們主觀上的折射和反映,是社會意識中有關價值方面的內容和主體性意識的一種映現,從其根源上看它從屬于人的實踐活動,生成、發展、實現于人的實踐活動,反過來,也受人的實踐活動的衡量、評價與檢驗。把人的目的及尺度運用于對象并創造價值,是人的能動性的實踐意圖,“通過實踐創造對象世界,改造無機界,人證明自己是有意識的類存在物”[5]56。在創造價值的實踐活動中,人不僅在精神上而且在現實上都“使自己二重化”,并在創造出來的價值事實中“直觀自身”[5]57。價值意識從人們創造價值、享受價值的實踐活動中產生,而且總是這樣或那樣地反映著實際的價值關系及其創價活動。在一定的社會關系當中,人們從事社會實踐的水平和能力如何,決定了現實性的價值關系是怎樣的。而人們現實的價值關系是什么及趨向如何,該社會的價值意識也就會如何,說到底,是社會中的實踐關系決定價值關系并最終決定以之為對象所形成的價值意識。盡管有些價值意識或價值觀念(如哲學思想),似乎離現實的社會實踐較遠,表面上看不清它們之間的直接關聯,但從它們的社會根源來看,都依賴并從屬于社會實踐。有什么樣的社會實踐、必然產生什么樣的價值關系,而有什么樣的價值關系、當然就會產生什么樣的價值意識,社會實踐的內容和方式變了,價值關系及其價值意識或遲或早也會發生變化。但是價值意識或觀念一旦生成,也具有相對的獨立性和歷史傳承性,它會對現實的價值關系和實踐關系產生一定的反作用,當然這種反作用的實現程度及其途徑仍是社會實踐。

  價值意識是整個社會意識中的特殊部分,這種特殊性主要表現在它描述的是社會意識中有關價值方面的內容,揭示的是客體及其屬性滿足主體自身生存發展需要的這種一致性和接近性的關系和情形。價值意識總是以一定的價值關系、價值事實為基礎,是對價值關系及價值事實的一種主觀反映,離開實踐關系和價值關系的那種純粹的價值意識是不存在的。價值意識中包含人的主觀情感、欲望、動機和特定的精神指向,但不能將之歸結為純粹的主觀觀念,從本質上看,價值意識是一種實踐性觀念,是直接指導人們的實踐選擇和反思實踐效果的效用意識。馬克思分析說,人“是有意識的存在物”,能使自己的生命活動本身“變成自己意志的和意識的對象”[5]56,這種創價意識對人的實踐活動總有一種牽引和指導作用,能使人更有效、更合適、更合理地改造事物,使人的實踐活動既按照物的規律、又貫徹人的目的,變“自在之物”為“價值之物”。實踐在價值意識的生成發展中起著決定性作用,在實踐活動中,通過實際地改造對象,準確地把握住了對象的屬性、本質和規律從而產生了正確的價值意識。反過來,將之運用到實踐中范導實踐客觀有效地進行。離開實踐的需要與推動,價值意識既不可能產生也不可能獲得發展。在現實的價值關系中,從價值觀念向價值存在的飛躍、從價值意識向價值事實的飛躍,都完成于實踐,價值意識來自實踐、服務于實踐并接受實踐的檢驗和發展。人們對實踐關系、價值關系及其效果的反思和體驗,構成了價值意識直接的來源和動力,不論是社會的群體價值意識,或者是個人的個體價值意識,都隨著實踐活動的轉變而轉變,而且這種轉變具有整體遷移和復雜多變的特征。

  五、價值關系的實踐評價

  從存在本體及其物質根源上看,價值評價是對現實性的價值關系的一種實踐性確認,它是主體對一定價值關系的肯定或否定、評估或預測、計量或權衡,這些活動都存在于有意識的對象性活動過程的中。在此過程中,價值意識不是一種固定不變的精神現象,它參與實踐活動并與之一道發展。價值意識的發展集中體現在價值評價的活動上,實現于人們發現價值、揭示價值、期盼價值、選擇價值、享受價值的過程中。所以,價值評價是價值意識對象性活動的總和,是從動態上對價值意識的描述與表征。價值作為一種指向人的生存發展需要的實踐性事實,始終與人對價值關系的評價具有內在關聯。這表明,價值絕不是那種可以脫離人的實踐活動而外在于人的現實生活之上的某種“絕對觀念”,更不是獨存于某種抽象的價值王國中的“神秘之在”。恰恰相反,它內在地存在于人的實踐活動中,在人的實踐活動之前或之外,根本沒有什么現實性的價值關系。世界絕不可能自動滿足人的需求,人當然也不可能滿足于世界的這種自在形式而決心以自己的行動去改造它的現狀,使之成為最適合人類生存的理想客體。而且,人在改造外部世界的同時,也在積極地進行自我改造:不斷提高自己的認知力、豐富自己的情感力、提升自己的意志力,以世界觀的改造為核心不斷革新著自己的人本動力與生存方式。同理,價值關系的生成和實現,也離不開人們對它的認識和評價。否則,價值關系要么就會處在自發的、自在的狀態———為人所未意識到的狀態,要么就會處在潛在的而非現實的狀態。沒有積極明確的價值評價,人們創造價值的目的、欲望和動機就處在晦暗之中,而且真實的創價活動就無從開始,價值享受也無法進行。

  更為重要的問題還在于,只有進行積極的價值評價,才能對價值體系做出歷史選擇。在實踐基礎上,把價值關系、價值事實、價值觀念、價值評價等各種內容集結起來,就形成了特定的價值體系。在具體的社會實踐中,價值體系是復雜多樣的,有主流的也有非主流的,有處在核心地位的也有處在邊緣地位的,有超前的也有滯后的。一般說來,核心的價值體系是那些在經濟上、政治上占統治地位的階級所擁戴、保護和推行的價值體系。價值體系是一種歷史范疇,它不是一成不變的而是隨著社會歷史的發展而發展。在歷史發展中,價值體系不斷地改變自己的形態,從來沒有一成不變的價值事實、價值觀念、價值評價及其相互關聯。通過歷史抉擇而形成的社會主義的價值體系,是對資本主義價值體系的積極揚棄,是在汲取以往各種價值體系基礎上建立的以實現人的全面自由發展為指向,以滿足廣大人民群眾美好生活需要為依歸的新型的價值關系。在這種價值關系中,人民群眾是最高的價值主體,為民謀利是至高無上的價值取向,讓人民過上美好生活是創價活動的根本出發點和歸宿。在一定的歷史時期,為什么及怎樣選擇某種價值體系,只有結合人在當時所能達到的實踐水平才能得到合理的解釋和理解。一句話,價值體系的選擇和變化,說到底,也是由實踐決定的。

  六、價值關系的生存論意義

  綜上所述可知,一切價值關系都直接指向了人這個最高主體,時時處處要以之為中心,不能滿足人生存發展需要的東西,顯然不具有價值也不能構成價值關系,實踐性是一切價值關系的根本屬性。但,價值關系不是主客體之間自然而然的一種現成性的自然關系,歸根到底是一種實踐關系,價值關系是一種主體性事實,更是一種實踐性存在。價值存在與否、怎樣實現,并非以人們的主觀心靈而定,并不取決于人們在主觀心靈內部去如何設計、如何打算。價值關系并非隨機的“處”在主客體之間,它恰恰是在人的實踐活動中確立、生成、發展和實現的,是主體在實踐基礎上所形成的與客體不斷接近、不斷趨同的一種創造性的生存關系,這種關系是客觀存在的,不以人的主觀意志為轉移。的確,價值創造活動中總是灌注著特定的主觀意圖并受它的內在牽引,而且還深受價值認識、價值評價的影響,但創價活動卻獨存于人的價值意識,獨立于人們對它的認識、評價、意向、意指活動。認識和評價雖然可以反映價值關系,卻不能創造或泯滅這種關系,而且價值上的認識和評價必須以實踐為中介和基礎,價值關系說到底是由實踐關系確定的,不能脫離人的生存意義來談論價值關系。相反,在實踐活動中開拓出的價值關系,從社會生活的內在本源處敞開了人的生存論意義。

  從主客關系的角度去認識價值關系及其特性,一般地說并沒有錯。價值不是實體及其屬性,它表現為一種人的積極生存的意義關系,它生成、發展、實現于主客體之間的實踐關系中,這就需要從實踐出發來理解價值關系,把一切現存的有價值之物都理解為人的勞動的結果。人是通過自己的實踐活動,按照對自己有用的方式來改造物的自然狀態并在這種自然物身上實現自己的主觀目的,人與自然、人與社會這兩對矛盾的和解以及主客體之間的對立關系的積極揚棄,都只能在實踐活動中并與之一道得以合理解決。在馬克思看來,“只有當物按人的方式同人發生關系時,我才能在實踐上按人的方式同物發生關系”[7]。這表明,實踐活動并沒有否認物及其屬性的物質承載功能,也沒有排斥主體及其需要的內在引導作用,但物的客觀性及其主體需要,都只能在實踐關系中被確認,都是人的本質力量的對象化,價值關系是人的對象性的實踐生存關系。

  實踐這種對象化活動是人特有的存在方式,是人之為人的生存論意義之所在,也是人與世界實現雙向生成的中介與橋梁。在價值關系理論中,實踐的這種生存論意義是一以貫之的,正是這一點才把它與舊唯物主義、唯心主義的價值論根本區別開來。馬克思主義實踐價值論的全部問題,“都在于使現存世界革命化,實際的反對并改變現存的事物”[5]155,而機械唯物主義者只看到了物對人的效用價值,沒有真正理解實踐活動對“人的解放”的根本意義,忽視了價值關系的人學意涵;相比之下,唯心主義者倒是看到了實踐的人學語義,認為實踐能積極揚棄客觀世界的片面性并按人的內在本性去改造事物、創造價值,揭示了人的實踐活動與人的自由生存的積極意義,但是,他們只把實踐活動局限在觀念部分,只是抽象地談到了實踐的生存論價值。只有馬克思的實踐價值論才第一次科學地理解了價值關系與人的實踐生存的內在關聯,認為唯有從事實踐活動的“現實的人”,才與世界結成一定的價值關系,價值關系具有為我性與自我性的特征,“凡是有某種關系存在的地方,這種關系都是為我而存在的;動物不對什么東西發生‘關系’,而且根本沒有‘關系’;對于動物來說,它對他物的關系不是作為關系存在的”[5]161。人以自己的物質生產活動引起、調整和控制人與自然之間的物質、能量、信息的互換過程,也是人與人之間通過互換其活動并結成一定的社會關系的過程,這樣,人與物之間的自然價值關系,人和人之間的人倫價值關系,二者是彼此制約、相互生成的。人在自己的實踐活動中,不僅使自然物的外在形式發生變化,“還在自然物中實現自己的目的,這個目的是他所知道的,是作為規律決定著他的活動的方式和方法的,他必須使他的意志服從這個目的”[8]。實踐活動才是生成價值關系的基礎性活動,它能把價值觀念外化和對象化,從而實現價值關系由觀念到存在的能動飛躍,真實地創造出一個屬人的價值世界來。

  參考文獻

  [1]列寧.列寧全集:第40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6:291.
  [2]劉旭.價值是主客體關系與主體間關系的總和———基于馬克思主義價值哲學視野中的勞動二重性[J].湖北社會科學,2017(5):17-23.
  [3]趙敦華,孫熙國.中西哲學的當代研究與馬克思主義哲學創新[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1:35.
  [4]楊耕等.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0.
  [5] 馬克思,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2012.
  [6]魯品越.再論馬克思的“價值定義”與馬克思主義價值哲學之重建[J].教學與研究,2017(2):15-24.
  [7] 馬克思,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190.
  [8]馬克思,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202.

相關文章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