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體育論文 > 道州傳統龍船比賽的儀式化傳播探析

道州傳統龍船比賽的儀式化傳播探析

時間:2020-08-29 14:47作者:許麗君,劉芝庭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道州傳統龍船比賽的儀式化傳播探析的文章,道州,是道縣的別名,隸屬湖南省永州市。道州龍船賽是湖南省獨特的民俗文化活動,以深厚的文化底蘊和獨特的藝術魅力深受道州人民的喜愛。

  摘    要:詹姆斯·凱瑞認為,傳播是一種共享信仰的活動,是一種通過共同的身份,以團體的名義把人們聚集在一起的儀式.作為一場傳統龍舟文化的傳播儀式,道州龍船賽通過情境符號和聽覺符號建構了互動的儀式化空間,又通過祭祀環節、開幕式環節、比賽環節塑造了表演式的儀式化流程.

  關鍵詞:道州龍船賽; 傳播儀式觀; 符號互動;

  作者簡介: 許麗君(1992-),女,湖南衡陽人,碩士研究生,助教,研究方向:新聞業務.; 劉芝庭(1983-),女,湖南益陽人,研究生,碩士,講師,從事新媒體研究.;

  一、道州龍船賽與傳播儀式觀

  (一)道州龍船賽

  道州,是道縣的別名,隸屬湖南省永州市.道州龍船賽是湖南省獨特的民俗文化活動,以深厚的文化底蘊和獨特的藝術魅力深受道州人民的喜愛.每年龍船賽期間,道州人不管身在何方,都要回家看龍船、賽龍船.

  道州龍船賽源遠流長,最早可追溯到楚漢時期.新中國成立后,道州龍船賽規模逐年擴大.2002年,湖南省人民政府授予道州"龍舟之鄉"的稱號.2006年,"道州龍船賽"被列入湖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二)傳播儀式觀

  20世紀70年代,美國傳播學者詹姆斯·凱瑞提出傳播儀式觀.凱瑞認為,傳播"不是共享信息的行為,而是共享信仰的表征""是一種以共同的身份或團體的名義把人們吸引在一起的神圣儀式"[1].從傳播儀式觀視角看,道州龍船賽就是一場傳統文化的傳播儀式.本文從傳播儀式觀的視角探討道州龍船賽是怎樣完成儀式化傳播的.

  二、道州龍船賽的儀式化傳播

  (一)符號互動的儀式化空間

  從詹姆斯·凱瑞的傳播儀式觀來看,傳播過程實際上就是符號互動的過程,傳播中符號的傳輸與互動都與文化的構建和形成有關系.在傳播的儀式觀觀照下,道州龍船賽作為一種具有地方特色的民俗文化活動,其傳播過程也是符號互動的過程.

  1.情境符號:開放、固定的儀式場景

  儀式傳播存在于特定的時空環境中,是指"能夠承載儀式傳播過程,為參與者營造特定儀式氣氛,并表征社會現實關系的心理情境或物理場景"[2].道州龍船賽比賽現場的空間規劃能很好地營造一個具有儀式感的戶外競技氛圍,龍舟賽比賽現場的空間主要包括主席臺、比賽區和觀賽區.

  道州龍船賽的主席臺布置在道縣西洲公園愛蓮廣場的愛蓮閣前臨水一岸.每年端午節前夕,道縣人民政府會在愛蓮閣前搭建龍舟賽主席臺,同時,會用鋼筋搭建一個穩定的室外舞臺框架,頂棚用大紅色塑膠材料搭成一個"屋頂";面對觀眾的舞臺兩側,會掛上紅底黃字的一副喜慶對聯.主席臺的整體舞臺風格是喜慶的,能瞬間將在場者帶入莊重、熱烈、喜慶的氛圍中.

  主席臺前方的水道就是龍舟賽的主要比賽區,它是一條位于瀟水河道縣西洲公園河段500米的直道,比賽開始之前,水面上就已經有許多龍船在做熱身練習了,船隊與船隊之間的競賽也給現場營造了緊張的儀式感.比賽區沿岸往往會擠滿兩堵密密麻麻的人墻,人們共同望向水面上的龍船,集體一致的視線也為龍舟賽畫上了一抹隆重的色彩.

  道州龍船賽的主席臺、比賽區和觀賽區分工明確、相互依存,共同營造出了一個開放的、固定的場景,在這個場景里,主席臺上的工作人員、比賽區的參賽隊員以及賽區沿岸的觀眾可以進行直接互動和情感交流,有利于增強道州龍船賽傳播儀式感.

  2.聽覺符號:競技現場的互動狂歡

  聽覺符號在儀式化傳播的過程中能起到強化儀式效果的功能.影視作品中運用的聽覺符號通常由三部分構成:語言、音響和音樂,而道州龍船賽中的聽覺符號主要包括其中的語言符號和音響符號.

  語言符號是聽覺符號中最重要的符號,其作用是傳達說話人的意圖.道州龍船賽現場的語言符號通常表現為"工作人員安排工作的口頭語言""參賽隊員的號子聲"以及"觀賽人員的加油聲"."工作人員安排工作的口頭語言"是龍舟賽的組織語言,它能保證龍舟賽的順利進行;"參賽隊員的號子聲"是隊員之間獨享的默契,它能在團隊中起到協調動作一致、相互鼓勵的作用;河岸邊觀賽人員一聲聲令人蕩氣回腸的"加油聲"成為參賽者力量的源泉.

  音響符號是指除了音樂和語言之外的所有聲音符號[3].音響符號的作用是建構具體活動的空間場景,渲染空間場景的具體氛圍.道州龍船賽現場的音響符號包括鞭炮聲和鑼鼓聲.放鞭炮是中國民間的傳統習俗,為了表示莊嚴和喜慶,人們習慣用燃放鞭炮來慶賀和營造隆重的氣氛,表達人們對超人能力和光明的向往[4].道州龍船賽中,從龍船下水到比賽正式開始,以及比賽結束的重要節點,人們都會燃放鞭炮以示慶賀,鞭炮聲為現場營造了隆重又緊張的氣氛.而敲鑼打鼓也是中國民間重要節日和儀式上會加入的元素,它的作用除了營造特定氛圍之外,還可以起到一種伴奏的作用.道州龍船賽中的鑼鼓聲一方面能向參賽隊員發出指令,使他們的動作協調一致,劃水穩而不亂;另一方面,鑼鼓聲"咚咚""鏘鏘"還給現場營造了熱烈的比賽氛圍.

  (二)表演式的儀式化流程

  儀式是"受規則支配的象征性活動",是由特定的規則和程序組成的操演,所有參與人員都遵循這一程序和規則,在特定時空中完成特定的操演活動,在反復的操演中接受某種觀念或價值[5].同時,特納認為"儀式具有表演性".

  年復一年,道州龍船賽的主要環節有祭祀環節、比賽開幕式、正式比賽.每一個環節都有相對固定的程序和規則,它們共同建構了道州龍船賽的傳播儀式感.同時,在傳播儀式觀的觀照下,這些程序和規則的踐行都具有一定的表演性.

  1.祭祀環節:禮儀繁復

  道州龍船賽沿襲了古時復雜且隆重的祭祀儀式,包括龍船下水前的祭祀、龍船賽開幕式上的祭祀、比賽結束后龍船回宮的祭祀.道州人民將這些復雜的祭祀儀式沿襲下來,是為了向"龍神"祈求保佑,希望龍神能為自己的家鄉遣災接福,并且保佑龍船賽能平安完成.

  龍船下水前的祭祀,首先有造舟祭祀,發生在開始制作龍船的那一刻;其次還有拜天地、龍舟出宮祭祀、龍舟下水祭祀,主要安排在每年農歷五月初一,龍船賽的第一天.而龍船賽結束后的祭祀,包括龍舟上岸祭祀、龍舟回宮祭祀等,時間主要安排在每年農歷五月初五.龍舟下水前的祭祀均以敲鑼打鼓開場,祭祀者焚香燒紙,三叩九拜,其中"掌龍頭"的人要將三杯道縣特有的土燒酒輕輕地倒在地上,請龍神享用,求取龍神護佑[6].完成以上祭祀后,龍舟就可以在鞭炮聲中,在舞龍、舞獅、奏樂隊伍的歡送下,由幾十個人一起抬到河邊起水,下水練習適應水道,等待比賽開始.在龍舟正式下水時,道州人民還會宰殺公雞,將雞血淋到船身和水里,意味著吉祥如意[7].開幕式上還會有一個祭祀環節,主要是請當年的主祭嘉賓將杯中圣水注入主席臺上的祭祀大鼎.

  繁復的祭祀禮儀在某種程度上具有一種神秘的表演氣質,給道州龍船賽營造了神秘的氣氛,也能讓在場者體驗到一種天人合一的境界.

  2.開幕式環節:活潑而隆重

  比賽的開幕式通常也在農歷五月初一舉行,開幕式的舞臺即主席臺,開幕式是經過精心安排設計的,有固定的流程.基本包括三個篇章:第一個篇章是由主持人開場,介紹當地的龍船文化、地域特色以及比賽項目等,然后開始特色文化表演環節;第二個篇章是祭祀環節,請當年的主祭嘉賓將圣水注入祭祀大鼎;第三個篇章是致辭開幕,首先奏放國歌,然后是領導致辭,宣布比賽正式開始,最后燃放禮炮,一聲聲禮炮的巨響不僅拉開了道縣一年一度端午龍舟賽的序幕,也給現場民眾營造了一種活潑又隆重的儀式感.

  開幕式上的特色文化表演環節通常包括舞蹈表演、鼓樂齊鳴、理學頌書等節目,這些節目表演性強、觀賞性強,為龍舟賽開幕式營造了一種熱烈喜慶的節日氛圍.

  3.正式比賽環節:激烈而精彩

  道州龍船賽從古至今一直秉承一條鐵律,即不開賽則已,一旦開賽,哪怕遇上翻江巨浪、狂風暴雨也不能停賽,只能一賽到底.

  比賽時每條龍船一般坐24人左右,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角色.1人擔任"踩頭(掌龍頭的人)",1人擔任掌舵,1個鑼手,1個鼓手,18~20個劃手.掌舵人站在船尾,控制舵把的方向,龍船的轉彎和靠岸全靠掌舵人的技術.鑼鼓手站在龍船的中間位置,他們是龍船鼓動者,一般鼓聲在前,鑼聲在后.劃手根據"踩頭"的手勢指揮,伴著鑼鼓聲,調整發力與節奏[7].

  正式比賽環節中,"踩頭"、掌舵、鑼鼓手、劃手們各司其職,拼盡全力做好自己的職業角色,河面上有此起彼伏的號子聲,還有振聾發聵的鑼鼓聲,聲聲入耳;再配上劃手們整齊劃一的劃槳動作,河面飛濺的水花、疾馳的龍舟,儼然一場極具表演性質的龍舟競技活動.

  三、結語

  在傳播儀式觀的觀照下,道州龍船賽作為一種具有地方特色的民俗文化活動,其傳播過程也是符號互動的過程.其開放、固定的儀式場景,競技現場的互動狂歡,構成了道州龍船賽中情境符號和視聽符號的互動,有利于增強道州龍船賽傳播儀式感.同時,道州龍船賽的祭祀環節、開幕式環節、正式比賽環節,各個環節都有相對固定的程序和規則,并且具有一定的表演性,它們共同建構了道州龍船賽的傳播儀式感.
  參考文獻
  [1] [美]詹姆斯·凱瑞.作為文化的傳播[M].丁未,譯.北京:華夏出版社,2005:7.
  [2] 張方敏.儀式傳播場域論綱--對傳播儀式觀研究支點的探索[J].當代傳播,2015(5):18-20.
  [3] 黃靜雯,王坤茜.聽覺符號在手機廣告中的應用[J].前沿,2013(7):167-168.
  [4] 宋才發.論過年習俗與放鞭炮民俗文化遺產的法律保護[J].中央民族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6(1):56-63.
  [5] 姜小凌,馬佳儀.《朗讀者》的儀式傳播研究[J].中國廣播電視學刊,2018(11):111-114.
  [6] 凌鷹.道州龍船賽[J].中國地名,2019(2):54-56.
  [7] 譚鏡江,龍佩林.道州龍船賽文化及其旅游產品開發探析[J].浙江體育科學,2016(9):59-62.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