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文學論文 > 新發現《文毅公詩集》的文獻、文學價值探討

新發現《文毅公詩集》的文獻、文學價值探討

時間:2020-08-27 09:59作者:王樹林 王夢琦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新發現《文毅公詩集》的文獻、文學價值探討的文章,元初蒙古大軍中漢人將軍郭昂(1228~1288年),是一位身份特殊又創作了頗多詩歌的詩人,他的詩在元代詩史中具有特殊的地位。但隨其詩集散佚,明清及近世很少有人關注!度姟穼⑵湓娝鸭,得詩274首,才漸次

  摘    要: 元初將軍詩人郭昂生前創作大量詩歌,逝后其長子郭震編成《野齋詩集》刊刻行世,明中期詩集散佚。近年《全元詩》輯其詩274首。今于《郭氏家譜》新發現郭昂《文毅公詩集》一卷,其中有136首為《全元詩》所漏收,F據有關文獻資料,對《野齋詩集》之成書、流傳、散佚等考證梳理,并對新發現之詩討論其文獻價值。

  關鍵詞: 郭昂詩; 《文毅公詩集》; 《野齋詩集》;

  Abstract: Guo Ang,ageneral poet in the early Yuan Dynasty,wrote a lot of poems during his lifetime.His eldest son published a collection of his poems,named as Yezhai Poetry Collection,after Guo Ang's death.His poetry collection was lost in the middle of Ming Dynasty.In recent years,274 of his poems have been included in the Poems of the Yuan Dynasty.Recently,a volume of Guo Ang's Collection of Poems of Wenyigonghas been found in his genealogy book,136 poems among which were not included in the Poems of the Yuan Dynasty.This paper,based on the relevant bibliographic documents,researches the compilation,circulation and loss of Yezhai Poetry Collection,and discusses the literary values of the newly discovered poems.

  Keyword: Guo Ang's poems; Collection of Poems of Wenyigong; Yezhai Poetry Collection;

  元初蒙古大軍中漢人將軍郭昂(1228~1288年),是一位身份特殊又創作了頗多詩歌的詩人,他的詩在元代詩史中具有特殊的地位。但隨其詩集散佚,明清及近世很少有人關注!度姟穼⑵湓娝鸭,得詩274首,才漸次將其人其詩攬入了近年的研究視野。日前,筆者于郭氏后人尋得《郭氏家譜》五卷,其中卷三載《文毅公詩集》一卷,共收郭昂詩203首,與《全元詩》比勘,尚有136首為首次發現,F據有關文獻,對郭昂《野齋詩集》的結集、流傳、散佚等考辯疏證,對新發現的《文毅公詩集》進行文獻、文學價值探討。

  1、《野齋詩集》的結集、版刻、流傳與散佚

  《野齋詩集》的編訂、版刻、流傳以及散佚問題,楊鐮《全元詩》所收郭詩的詩前小傳中有所描述:

  元人姚燧《牧庵集》卷三有《郭野齋詩集序》。據姚燧序,《野齋集》是郭昂的嗣子、杭州路鎮守萬戶郭震輯刊。序中說,郭震搜集到郭昂詩六百多首,怕父親遺作散失,便籌措刊刻行世。”但《野齋集》未見書目著錄,《元詩選》二集有郭昂《野齋集》,存詩僅十首,是顧嗣立據《元風雅》等總集輯成。[1]1

  這則小傳并未對《野齋詩集》的具體流傳進行考究。同為楊鐮所著的《元詩史》中,對《野齋詩集》的散佚時間略有推論:“《野齋集》罕見于歷代書目。原本當佚于明初。”[2]269但此僅為推測而已。

  郭昂元初頗有詩名!对贰肪硪涣濉豆罕緜鳌费云渖倌陼r即“稍通經史,尤工于詩”[3]3882。馮岵撰《郭公神道碑記》說他:“及冠,文武兼濟,尤工于詩。嘗游學于外,所至時賢莫不虛席以待。”后來在軍旅生涯中,“每遇深山大川,必以詩記其實”[4]。蔣易于元初至元間編《皇元風雅》,便已收郭昂詩《從軍》《寄張九萬戶》《過桃川宮》《客燕》《寓潭水院寄王鼎臣》《杜季明》《偶感》七首。惜郭昂一生戎馬倥傯,在世時無暇將所作之詩結集付梓,其《野齋詩集》乃是他過世以后,由其長子郭震收集編訂。姚燧《郭野齋詩集序》記載:“嗣侯震也,輯其遺文板之,播曉一世。”郭震為郭昂長子,據《元史·郭昂傳》《郭氏家譜》記載,郭昂逝后,震承襲懷遠大將軍、杭州路萬戶,子孫皆家杭并世襲其職。郭震于郭昂逝世(至元二十五年,1288年)后將郭昂存詩略作整理,編訂成集。20余年后,適逢當時大文學家姚燧游杭,請燧為詩集作序而刊刻行世。姚燧《郭野齋詩集序》云:
 

新發現《文毅公詩集》的文獻、文學價值探討
 

  燧游余杭,都漕冠公理賦兩浙,曰:“余,野齋相好者,子亦有雅一日焉。今嗣詹戍是,求序其遺集,子容讓為?”因得讀之盡卷,為詩六百余首。[5]50-51

  姚燧“游余杭”的時間,據劉時中《牧庵年譜》記載,當在至大四年(1311年)!赌曜V》云:

  至大四年辛亥:先生七十四歳,為中子坼娶焦氏婦。閏七月至杭。未幾,中書遣陳檢閱復以承旨召,病,不克赴。十月,至京口,買舟西歸。[5]696

  即姚燧“游余杭”之事發生在至大四年(1311年)的閏七月至十月間,其《郭野齋詩集序》當亦作于此間,《野齋詩集》的刊刻流傳當在此時或稍后。

  據上述姚燧《郭野齋詩集序》中所言,《野齋詩集》最初成集收詩“六百余首”,而今《全元詩》所輯郭詩僅274首,尚不足原詩集一半,可見《野齋詩集》在流傳過程中散佚頗多。參之現有相關文獻,《野齋詩集》的流傳及散佚大致呈現如下軌跡:

  郭昂在世的元至元年間,蔣易于《皇元風雅》中已收錄郭昂詩7首。元末,熊夢祥編《析津志》,今見《永樂大典》輯本《析津志輯佚》,有郭昂詩《潭水院》《燕山》兩首,均為記錄北京地理風貌之作。明初洪武時期,孫原理輯《元音》,收郭昂《客燕》詩一首。成書于明成祖永樂六年(1408年)的大型類書《永樂大典》今存殘卷,可輯出郭昂詩38首;約與《永樂大典》同時的大型詩歌類書《詩淵》稿本,收郭昂詩詞259首。此《永樂大典》《詩淵》為今《全元詩》所收郭詩之主要文獻來源。由《永樂大典》和《詩淵》存詩狀況可知,《野齋詩集》于明永樂年間應仍以較完整之面貌傳行于世。

  明正統六年(1441年),楊士奇等編《文淵閣書目》,其卷十著錄:“郭野齋詩稿一部一冊,缺。”[6]132也即《野齋詩集》原本于明英宗正統年間在文淵閣藏書中已缺失。此后明錢溥《秘閣書目》焦竑《國史經籍志》乃至萬歷時期孫能傳等編《內閣藏書目錄》等公藏書目中均不見著錄,而明人私藏書目亦未見記載。據此,《野齋詩集》當于明正統年間逐漸散佚。

  自《野齋詩集》散佚后,郭詩也淡出文人詩學關注的視野。郭昂詩被重新收集整理已至清康熙年間,康熙帝敕命張豫章等人收錄宋、金、元、明四朝詩作,編著《御選宋金元明四朝詩》,而《御選元詩》中僅收郭昂詩四首:《贈杜季明》《從軍》《客燕》《偶感》。1康熙間顧嗣立編《元詩選》,其二集收有《野齋集》,僅錄郭詩九首:《寄張九萬戶》《過桃川宮》《客燕》《寓潭水院寄王鼎臣》《杜季明》《偶感》《呈董相》《從軍》《開州卜居》,這些詩主要輯自元代的詩歌總集《皇元風雅》《元音》以及明代所編元詩總集《元詩體要》等。清嘉慶六年(1801年),錢大昕修《元史·藝文志》,其卷四載:“郭昂,野齋集。”[7]光緒三十一年(1905年)之《元史新編》也有同樣的記載,二者均未記錄此集之具體存遺情況,可見郭昂詩偶有零星流傳的數首而已。

  上世紀末至本世紀初,楊鐮等輯纂《全元詩》,郭昂存世詩得到全面搜集整理!度姟窊鞲灞尽对姕Y》,類書《永樂大典》殘卷,補之以元、明、清詩人別集、總集、方志等文獻中散存的郭詩!对姕Y》中共收郭昂詩詞259首,其中含詞三首;《永樂大典》殘卷收郭昂詩38首,除去與《詩淵》重復者,尚有詩12首增補。此外,還有《皇元風雅》《析津志輯佚》《文翰類選大成》等文獻中一些零篇殘存作為補充。因《全元詩》不收詞作,故共收郭詩274首,詩前小傳統計為“二七六首”有誤。

  2、《文毅公詩集》的新發現

  近年,筆者于郭氏后人偶得《郭氏家譜》五卷,此家譜初編于明永樂元年(1403年),由郭昂裔孫郭肇編修,今得此五卷《家譜》為乾隆六十年(1795年)郭氏續修之手抄本。家譜首列序言,后有修纂凡例、家訓、歷次續修記錄。正文部分以世系為序,功業顯赫者錄入衣冠圖,并記其生前官職及死后追封,有行狀、碑銘、家傳者則列于后,不僅對研究郭氏家族文化具有重要意義,其中的碑傳資料,可與正史或其他史傳、方志對比互證,可補元、明史料之缺,以糾正史之誤。譜中除郭昂衣冠圖、碑記之外,卷三收有《文毅公詩集》一卷。“文毅公”,乃為郭昂謚號。郭昂于至元二十五年(1288年)逝于廣東宣尉使任上,枊貫《待制集》卷八有為其所作《郭昂謚文毅》一文:

  故廣東道宣慰使郭昻,始以布衣納策參贊軍幕,從征數年,卒能以智謀勇功翼成渡江之績,收撫廣南,招懷峒獠,先聲所至,莫不震驚。觀其橫槊賦詩,下馬草檄,沈機敏識,槩世仁威,雖古良將復出未敢多讓。謹按謚法,博聞多見曰文,致果殺敵曰毅,宜謚曰文毅。[8]304

  《郭氏家譜》卷一馮岵《郭公神道碑記》亦云:“朝廷追贈推忠宣惠定遠功臣、中奉大夫、湖廣等處行中書省參知政事、護軍、封弋津郡公,謚文毅。”所以,譜稱“文毅公”。

  《文毅公詩集》一卷,為明初永樂元年(1403年),其重孫郭肇從《野齋詩集》600余首詩中選出203首編定。此集前無序,后無跋,惟在譜前“附錄”例言中謂:“先人著作之文章……茍或置而不錄,則后人視為故紙而不知繼述矣!凡此等文字務錄之以附于譜,俾子孫世世能述,以為儒業,庶不失為詩禮之家焉。”[8]304是譜以郭昂之父郭彬自河南林州遷居大名為一世祖,郭昂為其二世祖,下皆祖而述之,以郭昂為榮。其《文毅公詩集》于五卷家譜中獨辟一卷,以見尊崇之至。

  《文毅公詩集》所選之詩皆為七律,現將《文毅公詩集》篇目與《全元詩》所輯郭昂詩比勘,為節省文字,僅將新見之詩目列表,詳見表1所示。

  從表1統計可知,《文毅公詩集》收詩169題,共計203首。其中137首為近世第一次見到。

  此集元初即已編定,為何自明至清不見世人談及,亦無書目著錄呢?這與《郭氏家譜》的傳播有很大關系。家譜本是一家一族之私史,僅秘藏于本族本姓,是維系宗族血緣關系,團結族眾,宏揚宗親文化的私家典籍。僅供族人代秩傳承,家庭教育,宗親聯絡之用,蓋不外傳。正如《郭氏家譜·凡例》所言:“斯譜之作,天序民彝,煥乎攸寓,且為傳家之典章。告我后人,秘而藏之,保而守之,非如金石之具失之而猶可以復得也。”正因如此,社會上很難見到。就一族而言,不是一支之長門,或有學問、有身份、有地位者,也沒資格保存家譜。近年隨著社會發展和宗族文化開放,《野齋詩集》散佚近600年后,其節本《文毅公詩集》才得以重現于世。

  表1《文毅公詩集》新見郭詩之目錄
表1《文毅公詩集》新見郭詩之目錄

  3、《文毅公詩集》的文獻價值

  郭昂是元初蒙古大軍中有較高文化修養的北方漢人將軍。姚燧《郭野齋詩集序》說他攻拔襄陽后,“乘破竹銳,浮馬棰渡江,乃得專一旅之眾,踐蛇茹蟲,崎嶇楚越之徼,以蠻獠之鷔岸詐諼,曽不敢少傃其鋒。既懷柔者必仁存而信撫之,使人不知有易代之懼”[5]50。甚或蒙冤系獄,多以蒼生為念。征戰歷程中的腥風血雨、驚奇困惑、矛盾苦楚,難為他人言道的隱衷,多于詩中宣泄。正如顧嗣立所言,“率多江關戎馬之作”[9]184。其詩在元代詩壇上,具有其特殊的認識價值和不可取代的歷史地位。20世紀80、90年代,伴隨《全元詩》的搜輯編纂,郭昂詩的價值被逐漸認識,但由于600余首《野齋詩集》的散佚,已很難窺其全貌。今《文毅公詩集》的新發現,不僅對郭詩思想藝術、生平事跡的研究具有重要意義,且對元詩的整體風貌研究亦有難得的參考價值。

  3.1、《文毅公詩集》重要的文本文獻研究價值

  《文毅公詩集》為《野齋詩集》編纂原貌提供了難得的信息。從上述考述中可以發現,郭昂散存詩歌主要集中于《永樂大典》殘本和手寫稿本《詩淵》中!队罉反蟮洹芬皂嵕幾,即“用韻以統字,用字以系事”,所收郭昂詩,完全不按原集順序,因此,從《永樂大典》散存郭詩中很難看出原集是何規制!对姕Y》則以詩歌題材分門纂類,大體以每首詩題目之含義而分收于不同門類,因而也無法了解原詩集之順秩風貌!度姟匪展娸嬜圆煌墨I,亦按所依文獻原秩排列。故而已佚《野齋詩集》其編排體例僅靠散存之詩已很難考查。而《文毅公詩集》所收詩皆為七言律詩,其順秩當以原集從前往后依次選錄。從《文毅公詩集》選詩編排順秩可知,原《野齋詩集》基本依體裁形式分類,而每種體裁的排列順秩是比較粗疏的,并未按時間先后依次排列。

  《文毅公詩集》還具有珍貴的文獻補遺、?眱r值。在《文毅公詩集》203首詩中,有137首為《全元詩》輯郭詩之外所新見,可補《全元詩》漏輯之遺。另,《文毅公詩集》67首雖為《全元詩》已收詩,但可作為《全元詩》重要的?蔽谋。有些詩通過異文互證,還提供了難得的歷史信息。如《全元詩》郭詩有《寄王鼎臣》組詩三首[1]6,輯自《詩淵》第583頁,而《文毅公詩集》有《寄鼎臣元敬》一首,又有《寄王鼎臣》一首,分別為《全元詩》組詩三首的其一與其三;參以《永樂大典》卷一四八三二,有《寄王鼎臣》二首,為《全元詩》其一、其二;又有《寄鼎臣元敬》一首,為《全元詩》其三,與《文毅公詩集》同。由此可斷,三詩并非同時所作的一組詩!都耐醵Τ肌范,《文毅公詩集》選其一;而《全元詩》此詩其三,原題應為《寄鼎臣元敬》,并非與前二詩作于同時、同題。另外,由此詩標題可知,郭昂少年好友王元敬,字鼎臣。再如,《全元詩》郭詩有《寄劉元禮郝仁清》[1]42詩,《文毅公詩集》收此詩題目“清”字作“卿”,“卿”字是!度姟饭姟堆嗌健穂1]43內容,與《文毅公詩集》所收《過居庸關》同,考之詩句皆描述居庸關之形勝,詩題當是《過居庸關》,《文毅公詩集》是,而《全元詩》此題有誤。除詩標題外,一些《全元詩》中郭詩的文字訛誤,亦可據《文毅公詩集》對勘校出。如《全元詩》之《早起赴行衙》“茶灶晚煙迷市井,瘴江寒氣入城樓”句[1]36,《文毅公詩集》此詩“晚”作“曉”,“城樓”作“樓頭”,明顯《全元詩》有誤:詩題為“早起赴行衙”,所見之景應為早上,怎能有“晚煙”呢?詩人是“赴行衙”不是在“城樓”守城,作“樓頭”更合詩意;且“頭”字作為韻腳,與前后詩句押韻。再如《全元詩》之《寄樊參議》[1]7有句“天意定意從化筆,人心何是敢忘筌”,一看明顯有誤,一句詩怎有兩個“意”字?“何是”還是“何事”?《文毅公詩集》給出了正確答案,前句第二個“意”字應為“應”字,而“是”是“事”字之誤?尚I醵,不一一列舉。

  3.2、《文毅公詩集》中一些詩歌,可補史傳之不足,為研究郭昂的生平事跡提供了新史料

  《元史》郭昂本傳對其初官行跡記載簡略,如初仕山東統軍司知事,本傳中只有一句帶過。其實,據《郭氏家譜》中馮岵《郭公神道碑記》記載,他是至元三年(1266年)出仕山東統軍司知事,直至至元十年(1273年)升任西川統軍司經歷才離去,在山東統軍司供職八年之久!度姟饭狠嬙娭,這一時期的詩留下極少,而《文毅公詩集》中有《掠漣州》《沂州有感因懷襄陽府》二詩當是這一時期所作。漣州,即今江蘇漣水!对贰肪砥摺妒雷姹居洝匪挠涊d:至元九年(1272年)六月,“山東路行樞密院塔出,于四月十三日遣步騎趨漣州,攻破射龍溝、五港口、鹽場、白頭河四處城堡,殺宋兵三百余人,虜獲人牛萬計”[3]141!堵訚i州》詩有“一片平湖徹海邊,往來十日絶炊煙?收{米炒和泥飲,困伏雕鞍帶甲眠。犬齒潮溝深沒馬,牛毛修葦亂參天”句,描寫了掠漣州的具體戰斗場面,史詩互證,記下了郭昂的參戰經歷,也為正史提供了補證材料。而《沂州有感因懷襄陽府》詩,則是在山東統軍司駐地沂州感懷襄陽戰事的詩。至元二年(1265年),山東統軍司(全稱山東路都元帥府統軍司)由益都移司沂州(今山東臨沂),成為元在黃淮地區與南宋對峙的前沿指揮中心。據姚燧《郭野齋詩集序》記載:“會至元丁卯(至元三年,1267年),大集諸道兵襄陽,張平宋本,一時材武智計之士,莫不繩聯輻湊,各試其能。長圍之下,凡六年而拔之。”[5]696郭昂被山東統軍司調往襄陽參戰,而這首《沂州有感因懷襄陽府》,就是在臨沂幕府有懷襄陽戰事的詩。詩有“金湯勢固終難倚,文德風行遠自來;⒁曈嫣煜轮,鼠偷元非幕賓才。九原不喚羊公起,片石空令萬古哀”諸句,謂襄陽雖號固若金湯,終究不可僅倚仗險要,而“文德風行”、人心向背最重要;⒁暪鲁,放眼天下,不能只做一些鼠竊狗盜之事。最后兩句以懷念魏晉時期著名戰略家羊祜作結,表現了心憂天下、躊躇滿志、對襄陽久圍不下的沉重心情!段囊愎娂妨碛小断尻柛惺隆贰断尻柛袘选贰断尻栃戮印分T詩,可與姚燧《郭野齋詩集序》中郭昂生平記載互證,形象再現了襄陽戰時、戰后的現狀。

  《元史》卷一六五《郭昂本傳》未載郭昂曾官西川統軍司經歷事,馮岵《郭公神道碑記》記載:“十年,勅降金符升從事郎、西川統軍司經歷。”《文毅公詩集》中有《成都亂后二首》,當是他初至西川所作;離成都時,有《別成都諸公》詩。再如任襄陽總軍司經歷,至元十一年(1274年)六月,隨伯顏大軍南征,十月,伯顏大軍受到郢州都統制張世杰的頑強抵抗,元師遂入漢江,取沙洋!段囊愎娂分杏小赌险鞫住贰渡酬枒雅f》詩。過江,郭昂有《早發漢陽》八首,《江陵亂后》諸詩。至元十二年(1275年)春,郭昂接到自湘潭傳來的羽書,他自專一隊沿洞庭西、武陵山脈東麓南征,進駐武陵(今常德市),攻占益陽,平定湖南西南至黔桂諸地亂匪,在《文毅公詩集》諸詩中,都可找到佐證。

  郭昂自至元十九年(1282年)至至元二十三年(1286年)近五年的時間在江西平盜,至元二十年(1283年)瑞州平亂時被污讒下獄,《元史》本傳、《郭氏家譜》中馮岵《郭公墓碑記》皆不見記載,而《詩淵》中有《獄中偶得》27首七言絕句輯入《全元詩》[1]31,今《文毅公詩集》新見詩中有入獄前《瑞州捕賊回過新昌因寄省參》,有獄案解除后《感事》四首、《層山有感》一首可供互證,并再現了這段人生經歷的細節!度鹬莶顿\回過新昌因寄省參》:“冰霜肝膽自天知,疇昔貪饕未忍為。有政但從寬處決,無私何懼靜中窺。萬家和氣開生意,十里春風動彩旗。寄與雍容蓮幕客,玉堂賢相莫教疑。”詩人自瑞州捕盜回,過新昌(元初屬瑞州),聽到有人污告他濫殺搶劫,他以此詩寄江西行省參議官,為自己的無辜申辨,希望中書行省之大吏、朝廷玉堂之宰相不要徒生猜疑!秾由接懈小穭t是他剛出冤獄,帶兵平盜至層山(江西永豐縣東南,元至元中置巡司),得探馬報,亂賊已在掌控之中。但他因剛遭不白之冤而又怕被人猜忌誤解,詩有“世路倦行難得直,時情剛被恐生猜”句。但他還是下了決心“虎狼入阱留無用,鳥雀傷弓喚不來”;“一杯誰惜頭顱雪,要趁秋風剪禍胎”。這些詩都為我們了解詩人冤獄前后的情狀提供了證據。

  3.3、《文毅公詩集》為郭昂詩歌思想內容及藝術成就研究拓展了新視野,提供了新材料

  《文毅公詩集》137首新見詩作,形象地再現了元至元初至(1263年)至元二十五年(1288年)間一個軍人經歷的種種生活畫面,真實反映了他復雜苦楚的矛盾人生。其中涉及戰爭的軍旅之作最多,有50余首。這些詩并非直寫征戰廝殺,多為述懷言志之作,他渴望建功立業,但對戰爭給社會、給百姓帶來的破壞和苦難,他痛心悲憫。這里有如《收毆家等洞》“邊月欲沉營火舉,朔風才起瘴煙回?v教兩鬢俱成霜,未必丹心盡似灰。袖里鏌鎁三尺水,且留時復靜渠魁”的壯志豪情的抒寫;也有如《旅懷》詩中他一面寫“風悲鼓角心猶壯,云斷柖楸夢未央”的將軍豪氣,一面又痛苦寫到“兩字功名家萬里,一燈兒女淚千行”,他希望盡快結束戰爭,自己能解甲歸田“只須劍倚邊塵靜,旋買耕牛近洛陽”的矛盾心理!躲渲莸乐小穼懽约函徎ㄎ从,御書又催,“馬背瘡花恰欲痊,御書催促五溪邊”,道中不僅見“江翻暴雨”“路圯危崖”,更是“眼前最苦傷心處,千里青山夾廢田”,痛心戰爭給社會帶來的民生凋弊,隱含著一個戰爭執行者的深切自責。他批評官府不要只圖“干濟”功名,更應體恤戰爭瘡痍中的百姓,盼望百姓能糧蠶豐收,倉儲充盈,《傷時》詩寫到:“人民誰恤瘡痍苦,官府爭圖干濟名。五谷禾苗蠶恰蟻,可能倉庫一時盈?”有些詩還對自己一些戰斗謀劃中的失誤所帶來的兵民痛苦而深深自責,如《即事》詩:“當時帷幄少深籌,拔劍橫行豈我流?割去萬家心上肉,釀成千古筆頭羞。”這在古代軍旅詩中都是很少見的。

  郭昂新見詩中,感事興懷、思家念親之作共有36首。其中以《感事》命題的就有五首(見表1)之多,還有《沅州感事》《襄陽感事》等。這些詩皆為因事生感,因感抒懷,表達對社會現實的看法和自己的深沉感慨,不僅真切地反映了元初社會,也真實地記載了詩人的心路歷程!冻N涓惺隆吩娛撬“得專一旅之眾”,授宣武將軍沿邊溪洞招討副使,平定湘黔溪洞少數民族,駐常德時的一首詩。首句云“雪不成花水不冰,眼前風物總關情”,詩人繞心難放的“情”是什么?頸聯寫出了“關情”所由:“千里雞豚空絕種,萬家田土盡拋耕”。原來所關之情是戰爭給當地百姓帶來的破壞。另,《感事》組詩四首,是他至元二十年(1283年)江西平亂、被污下獄,被保出獄后寫的一組詩,頗能表現他亂與治、盡忠與愛民、建功立業與思家念親、仕與隱等復雜矛盾心理。其一,說自己年輕時親老家貧,為生計東馳西驅。中兩聯“掃門雖負平生愿,著腳猶慚巨眼窺。三失謾嗟心欲死,千鐘不怕事堪悲”。他以戰國時魏勃掃門以求謁權貴,托身高官以入仕途的故事自比。郭昂為賢相廉希憲賞識踏入仕途,雖求謁高官并非本愿,但自從入仕,腳踏實地,勤奮努力,猶怕辜負知遇之恩。“三失”句,言自己竟犯“三失”之過2,而慚愧欲死;而同僚友竟污己侵貪,自己雖清白不懼,但必竟經歷了牢獄之災,甚感悲涼。最后兩句“瀟瀟兩鬢將成雪,剛被時情卻為誰”所謂“時情”,即自己無端被污下獄之事。自己已瀟瀟兩鬢白發,如此遭際,他不盡要問蒼天,問社會,這又為什么呢?不平之氣充溢其間。其二則進一步表達自己忠貞遭謗,正直被仇的不滿,客觀上揭露了社會不公。“報國無他一死休,封侯堪為爛羊羞。心難媚皂長招謗,事不容奸總是讎。忌器忍投穿壁鼠,釁鐘何擇過堂牛”。自己忠心報國,死而后已,以尸祿其位為不恥。但自己不媚俗、不容奸卻招謗被仇,任人宰割;后兩句則指出治世安國,只能來自朝廷恩威正氣。“五陵莫道無安術,正要恩威自上流”。言外之意,自己遭謗入獄與上層高官不明事理有關。其三則提出了元初社會的一個重要問題,即元初各級官府私欲橫流,法治破壞,至使國家弊端百出。“眼前物物總相謾,冰厚元非一日寒”。正是這類問題長期不得解決,以至“法到弊時難辦事,心從私處定虧官”。其四則寫出自己勇于任事,而得不到朝廷關心而長期前線征戰的痛苦,“一官誰與問炎涼,白發空慚寄遠方”。在蒙古、色目皆為一等臣子,而漢人將軍只能在“腳底是非千丈海,眼前名利九秋霜”的宦海中艱難工作。有污告陷害,而“烏臺有月云猶慘,黃閣無風日自長”,那些高高在上的御史臺、雍容閑雅的內閣并不能公正執法,而是敷衍公事,自得清閑。所以就產生了“好脫貂蟬從此去,兩盂稠粥老農桑”的歸隱思想。正是在蒙古軍中對漢人將軍的不公,導致郭昂詩中思家念親的題材頗多。在136首新見詩中,直接表現家親之思的就有《思歸》及《懷歸》《思親》《醉鄉》等詩,而每逢節日、生病或閑暇,就勾起他家思之念,如《元日》《軍中寒食》《病中》等。

  新見詩中還有酬答贈寄、交際往還詩23首,歌詠山川風物、描述風土人情詩20余首,這些詩從一個漢人將軍的視角真實地記錄了那個時代的“喪亂”及詩人“喪亂”中的人生感受,為我們增添了難得的研究文本。

  參考文獻

  [1] 楊鐮.全元詩(第8冊)[M].北京:中華書局,2013.
  [2] 楊鐮.元詩史[M].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2003.
  [3] [明]宋濂.元史[M].北京:中華書局,1976.
  [4] [明]郭肇.郭氏家譜[M].明永樂元年初編清乾隆緒修抄本.
  [5] [元]姚燧.姚燧集[M].查洪德,編校.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2011.
  [6] [明]楊士奇.文淵閣書目[C]//叢書集成初編本(第2冊).上海:商務印書館,1935.
  [7] [清]錢大昕.元史藝文志[M].清嘉慶五年(1800年)本.
  [8] [元]枊貫.待制集[M].影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1210冊).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83.
  [9] [清]顧嗣立.元詩選二集(上、下)[M].北京:中華書局,1987.

  注釋

  1此集收郭昂名下的還有《宜春贈別》一首,顧嗣立據以收入《元詩選》。今據楊匡和《元代詩序研究》(廣西師大博士論文)考證,此詩乃元江西詩人郭鈺所作。
  2《說苑》卷十《敬慎》:“丘吾子曰:吾少好學問,周遍天下。還后,吾親喪,一失也;事君奢驕,諫不遂,是二失也;厚交友而后絕,三失也。”參見影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696冊).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第92頁.

相關文章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