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醫學論文 > 膽結石患者采用腹腔鏡膽囊切除術的療效

膽結石患者采用腹腔鏡膽囊切除術的療效

時間:2020-09-11 09:28作者:孫力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膽結石患者采用腹腔鏡膽囊切除術的療效的文章,膽結石是指膽囊或膽管內有結石形成的疾病,多發于成年人,患者發病后可出現膽道感染、右上腹隱痛、膽絞痛、膽囊高積液等癥狀,嚴重影響患者身心健康。

  摘    要: 目的 探討腹腔鏡膽囊切除術對膽結石患者免疫功能的影響。方法 選擇2018年1月至2019年1月我院收治的膽結石患者70例,隨機分為對照組(n=35)和觀察組(n=35)。對照組行傳統開腹膽囊切除術,觀察組行腹腔鏡膽囊切除術,比較兩組患者體液免疫指標及細胞免疫指標。結果 術前,兩組的IgG、 IgM、 IgA、 CD4+、 CD8+、 CD4+/CD8+水平比較無統計學差異(P>0.05);術后1 d,兩組的IgG、 IgM、 IgA、 CD4+、 CD8+、 CD4+/CD8+水平均低于術前,但觀察組的IgG、 IgM、 IgA、CD4+、 CD8+、 CD4+/CD8+水平均高于對照組(P均<0.05)。結論 腹腔鏡膽囊切除術與傳統開腹膽囊切除術均可造成膽結石患者免疫功能下降,但腹腔鏡膽囊切除術對患者體液免疫及細胞免疫影響較小。

  關鍵詞: 膽結石; 腹腔鏡膽囊切除術; 開腹膽囊切除術; 體液免疫; 細胞免疫;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influence of laparoscopic cholecystectomy on immune function of patients with gallstones.Methods 70 patients with gallstones admitted to our hospital from January 2018 to January 2019 were selected and randomly divided into control group(n = 35) and observation group(n = 35). The control group received traditional open cholecystectomy, while the observation group received laparoscopic cholecystectomy. The humoral immune indicators and cellular immune indicators were compared between the two groups. Results Before operation, no statistical difference was found in the Ig G, Ig M, Ig A, CD4+, CD8+and CD4+/CD8+levels between the two groups(P >0.05). 1 d after operation, the Ig G, Ig M, Ig A, CD4+, CD8+and CD4+/CD8+levels of the two groups were lower than those before operation, but the Ig G, Ig M, Ig A, CD4+, CD8+and CD4+/CD8+levels of the observation group were higher than those of the control group(all P <0.05). Conclusions Both laparoscopic cholecystectomy and traditional open cholecystectomy can cause immune function decline in patients with gallstones, but laparoscopic cholecystectomy has less influence on humoral immunity and cellular immunity.

  Keyword: Gallstones; Laparoscopic cholecystectomy; Open cholecystectomy; Humoral immunity; Cellular immunity;

  膽結石是指膽囊或膽管內有結石形成的疾病,多發于成年人,患者發病后可出現膽道感染、右上腹隱痛、膽絞痛、膽囊高積液等癥狀,嚴重影響患者身心健康[1]。臨床治療膽結石通常采用膽囊切除術,而以往臨床常用術式為開腹膽囊切除術,該術式創傷較大、術后并發癥發生率較高,不利于患者術后康復[2]。近年來,隨著微創理念的發展及腔鏡技術的進步,腹腔鏡膽囊切除術因其創傷小、患者術后恢復快等優勢逐漸應用于膽囊結石治療中。值得注意的是,兩種術式均會對患者機體造成損傷,使患者免疫功能受到負面影響[3]。鑒于此,本研究對比分析腹腔鏡膽囊切除術及開腹膽囊切除術對膽結石患者免疫功能的影響,以期為臨床提供更多參考,現報道如下。

  1、資料與方法

  1.1、 一般資料

  選擇2018年1月至2019年1月我院收治的膽結石患者70例,采用隨機數字表法分為對照組和觀察組各35例。對照組中,男19例,女16例;年齡24~67歲,平均年齡(45.73±7.19)歲;病程1~7年,平均病程(3.67±1.25)年;結石位置:膽囊結石20例,肝膽管結石15例;結石數量:單發結石22例,多發結石13例。觀察組中,男18例,女17例;年齡25~67歲,平均年齡(45.32±7.46)歲;病程1~6年,平均病程(3.82±1.04)年;結石位置:膽囊結石19例,肝膽管結石16例;結石數量:單發結石20例,多發結石15例。兩組患者的一般資料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具有可比性。本研究通過倫理委員會審核,患者及家屬自愿簽署知情同意書。
 

膽結石患者采用腹腔鏡膽囊切除術的療效
 

  1.2、 入選標準

  納入標準:(1)經CT、B超確診為膽結石;(2)過往無腹部手術史。排除標準:(1)妊娠或哺乳期婦女;(2)凝血功能障礙;(3)入組前接受過藥物治療;(4)合并免疫系統疾;(5)表達障礙或精神疾病。

  1.3、 方法

  兩組的術前準備工作相同,均進行氣管插管靜吸復合全麻,患者取仰臥位,消毒鋪巾。對照組行開腹膽囊切除術,于患者右肋緣下部或右上腹直肌作10 cm左右的縱行手術切口,切開腹壁,分離組織,使病灶完全暴露,解剖出膽囊動脈及膽囊管,離斷結扎膽囊動脈、膽囊管,切除病灶,電凝止血,逐層縫合切口,術后引流。觀察組實施腹腔鏡膽囊切除術,于臍孔下緣作1 cm弧形切口,置入Veres氣腹針,建立二氧化碳人工氣腹(壓力12~15 mm Hg);置入腹腔鏡,探查膽囊、肝膽管、膽囊三角;于內鏡下在腋前線、腹正中劍突下方右側2 cm、臍周入針,建立操作孔;用電凝鉤分離膽囊管,暴露病變膽囊,切除,從操作孔取出;釋放氣腹,清洗手術區域,電凝止血,縫合操作孔,術后引流。兩組患者均于術后進行抗感染治療,并采取胃腸減壓措施。

  1.4、 評價指標

  觀察兩組患者術前及術后1 d的體液免疫指標及細胞免疫指標。采集患者空腹靜脈血3 mL,離心取血清,采用酶聯免疫吸附試驗檢測患者手術前后的血清免疫球蛋白G(IgG)、免疫球蛋白M(IgM)、免疫球蛋白A(IgA);采用BD公司生產的FACSCalibur流式細胞儀及配套試劑盒檢測患者手術前后的T淋巴細胞亞群(CD4+、CD8+、CD4+/CD8+)水平。

  1.5、 統計學方法

  采用SPSS 24.0軟件處理數據,計量資料以表示,比較采用t檢驗,P<0.05為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

  2 、結果

  2.1、 體液免疫指標

  術前,兩組的IgG、IgM、IgA水平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術后1 d,兩組的IgG、IgM、IgA水平均低于術前,但觀察組的IgG、IgM、IgA水平均高于對照組(P<0.05)。見表1。

  表1 兩組的體液免疫指標比較
表1 兩組的體液免疫指標比較

  注:與同組術前比較,*P<0.05。

  2.2、 細胞免疫指標

  術前,兩組的CD4+、CD8+、CD4+/CD8+水平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術后1 d,兩組的CD4+、CD8+、CD4+/CD8+水平均低于術前,但觀察組的CD4+、CD8+、CD4+/CD8+水平均高于對照組(P<0.05)。見表2。

  表2 兩組的細胞免疫指標比較
表2 兩組的細胞免疫指標比較

  注:與同組術前比較,*P<0.05。

  3、 討論

  膽結石患者通常合并膽囊炎,究其原因在于慢性膽囊炎患者機體內普遍存在肝腸循環異常,膽固醇代謝差造成膽汁中膽固醇含量升高,發生沉淀,易形成膽結石[4]。隨著醫療水平的進步,開腹膽囊切除術已逐漸演變為小切口膽囊切除術,隨后進展為腹腔鏡膽囊切除術。研究[5]表明,腹腔鏡膽囊切除術較傳統開腹膽囊切除術優勢明顯,對改善患者各項指標,降低術后并發癥發生率有積極意義,但其仍會對患者循環功能及免疫系統產生一定影響。本研究結果顯示,術后1 d,兩組的IgG、IgM、IgA、CD4+、CD8+、CD4+/CD8+水平均低于術前,但觀察組的IgG、IgM、IgA、CD4+、CD8+、CD4+/CD8+水平均高于對照組,表明傳統開腹膽囊切除術與腹腔鏡膽囊切除術均可造成患者免疫功能下降,但腹腔鏡膽囊切除術對患者體液免疫及細胞免疫影響較小。分析原因如下:體液免疫及細胞免疫在人體免疫應答中占據重要地位,其中細胞免疫發揮核心作用,CD4+可分泌抑炎性細胞因子,緩解炎性反應;CD8+可清除病毒感染細胞;CD4+/CD8+失衡代表免疫病理發生[6]。正常情況下,人體體液免疫及細胞免疫保持穩定水平,當機體受到創傷時,免疫球蛋白(IgG、IgM、IgA)及T淋巴細胞亞群(CD4+、CD8+、CD4+/CD8+)濃度下降,且降低幅度與受創傷嚴重程度有一定關系[7]。腹腔鏡膽囊切除術的創傷小,但術中創傷仍會造成免疫球蛋白及T淋巴細胞亞群降低,臨床通常稱之為免疫抑制;颊甙l生免疫抑制后,機體對病原菌的抵抗能力下降,易發生術后感染等并發癥。與傳統開腹膽囊切除術相比,腹腔鏡膽囊切除術縮短了切口,減小創面,對周邊器官及肌肉神經的損傷較小,因此可減輕免疫抑制,有利于患者術后康復。

  綜上所述,腹腔鏡膽囊切除術與傳統開腹膽囊切除術均可造成膽結石患者免疫功能下降,但腹腔鏡膽囊切除術對患者體液免疫及細胞免疫影響較小。

  參考文獻

  [1] 韓智君,丁海濤,迪米拉,等.腹腔鏡膽囊切除術與小切口膽囊切除術治療膽結石的臨床效果及對應激反應的影響[J].現代生物醫學進展, 2018, 18(6):1098-1101.
  [2] 郝余慶,蔣徐維,丁俊.三種手術方案治療膽囊結石并膽總管結石的療效及對血清GGT、 ALP的影響[J].河北醫學, 2019, 25(1):9-13.
  [3] 林木青,江四平,胡正華,等.不同手術方法對膽結石患者免疫狀態影響研究[J].中國現代醫生, 2011, 49(36):156-157, 160.
  [4] 皮儒先,龍玉屏,樊惠菱,等.腹腔鏡膽囊切除術治療急性膽囊炎并發膽結石的安全性及預后評估[J].重慶醫學, 2018, 47(2):198-199, 202.
  [5] 黃貴儒,郭世洲,孫偉.腹腔鏡手術對膽囊結石合并急性膽囊炎患者機體應激及免疫功能影響[J].臨床軍醫雜志, 2018, 46(3):354-355, 358.
  [6] 李昌陽,李明宏,朱桂祥.不同手術方案對膽結石患者免疫功能的影響[J].中國實驗診斷學, 2017, 21(12):2153-2155.
  [7] 張軍.微創手術對急性膽囊炎并發膽結石患者免疫功能及術后并發癥的影響[J].中外醫療, 2019, 38(7):51-53.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